小芳高H阅读_为什么看不懂三千鸦杀小芳h

“不行、不行……太猛了……我受不了……”乐海笙哭着趴在办公桌上,纤纤十指紧扣着办公桌边缘,一条腿垂下来,脚趾尖虚虚点地,另一条腿搁在桌面上,纤细精致的脚踝被男人粗大的手掌握在手里随意把玩。而男人的腰在经过长时间的运动之后,依旧永动机般不知疲倦的前后顶动。他并没有玩什么花样,每一下都又深又重,直抵花心。

然而这是乐海笙最害怕的姿势——太刺激了,蜜穴深处被顶一下就是一阵强烈的酸麻,他的家伙又太大,插进来一次就把肉壁撑开一次,引得蜜露一波波地流出来,将两人连接的部位沾染得一塌糊涂。

真的很奇怪……明明是那么强硬的态度,她却兴不起半点反抗的念头,就像被按在虎爪下的小兔,只能引颈待戮——实力相差太大,怎么反抗?

只能哀求。

而艾维斯却只是微微勾起唇角——这样就受不了了?

“这可不行,你还得继续受着。”他揽住她细细的腰,将她的臀部压向自己的胯骨,肉棒入得更深。乐海笙尖叫一声,身体僵直了一瞬,十指蓦然收紧,然后又是一声尖叫——“痛痛痛痛!”

艾维斯本以为自己一时失控力道太大,但是下一秒就回过神来,抽出肉棒就把娇小的女子揽到怀里……她正抱着手眼泪汪汪。他眼睛扫过,就看到她右手食指和中指的指甲都翻了过来,不过还好没有断裂。艾维斯立刻伸手一抹,将指甲翻了回来,又引出了一声痛呼。

望着怀中女子眼泪汪汪的样子,艾维斯一阵无语。

小芳高H阅读_小芳h

乐海笙本就是被家人娇养长大的,十分怕痛,林海笙这个大小姐的身子就更加娇弱敏感了……哭完了之后乐海笙才发现,自己是被艾维斯抱在怀里的,而且抱的姿势与其说是公主抱,更像是婴儿抱呢。他的手还在一下一下地摸着她的背,像哄孩子一样轻抚着。

乐海笙囧了。

艾维斯一手环着她的肩颈一手勾着她的腿弯,低头看她:“不哭了?还痛不痛?”

乐海笙弱弱答道:“还有一点点……”然后猛然惊醒:“不过没关系!”

她努力做出一副“我还可以再战三百场!”的坚强表情。

艾维斯笑笑,没有说话,只是把她放了下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乐海笙全线溃败。艾维斯一路高歌猛进,她一路丢盔弃甲。当艾维斯最后按着她竭力顶进时,她张着嘴,仰着脖子,眼里蓄满了泪水,叫都叫不出声。艾维斯眼中暗潮汹涌,低下头一口咬住她的喉咙,最后猛顶了上百下,才死死抵在她的深处射了出来。

乐海笙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双眼迷蒙地望着艾维斯的身影——太不公平了,她浑身软得跟一滩泥一样,他明明是全程出力的那一个,现在却依然气定神闲地穿衣服,好像一点都不累的样子……

小芳高H阅读_小芳h

好在脑海里响起的那个声音给了她安慰:“艾维斯已被攻略,第二任务完成度7/7。能量准备中,24小时后投放新世界。”

好吧好吧,明天就可以走了。所以说一切的努力和忍受都是有意义的,只要在下一个世界中能够保持住贞操,她就能够回到现实了!

乐海笙乐观地鼓励着自己。

艾维斯抽了纸巾擦干净她双腿间的一片狼藉,整理好她身上的衣服。然后拿起她的手机鼓捣了几下——乐海笙知道他肯定是在删除她手机中那些欧阳铮的裸照,不过她压根不关心——就要走了呢谁还在乎这点把柄,爱咋咋地。

艾维斯把手机放回她的手包里,走过来把她扶起来,问道:“我送你回去?”

乐海笙摇头。但是艾维斯却并非疑问句还是陈述句,直接就拥着她走出了办公室,下了地下停车场,驾着他的悍马将她送回了别墅。

半途中艾维斯看到一间药店,停车下去买了一包紧急避孕药和一瓶VC递给她。其实乐海笙从穿书第二天开始就有每天吃避孕药——已经用了别人的身体,还是不要给别人留下麻烦比较好。不过这时候她也懒得解释,就是收起来放进包包。任务完成后她似乎陷入了莫名的倦怠,懒得多说也懒得多做,只想快点去好好睡一觉。

别墅里没有灯光,贺雍行还没回来。

小芳高H阅读_小芳h

乐海笙下了车,头也不回地走向了大门。对于下车前艾维斯说的“以后来酒吧可以直接到我办公室来”的这种约炮之语,也没有给予反应。

艾维斯兴味地挑了挑眉。

这算什么?提起裤子不认人吗?真没想到他还有被人这样对待的时候呢。

———————————这里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感谢洪秀全的花枝丸串。

这几天家人轮流发烧,今天又轮到我感冒,因此断更了几天,抱歉。

小芳高H阅读_小芳h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