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小男主是女主舅舅的禁忌文说_小说床

我的名字是江雨止,是高三生,在学校的身份,简单来说,就是你看我,我就打你,我看你,不顺眼还是打,的那种彻彻底底的不良少年。

原本应该是要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高中生活。

今年一如往常的,为了凑上课节数,我难得没有跷课的趴在教室补眠,才刚睡下去没多久,我的手机铃声就突然大肆响起。

愤愤的啧了声,我将手机从口袋掏了出来,看了一眼上头显示的人名——司谦。

尽管额头上都冒出了青筋,我仍旧冷冷的瞪了台上的老师一眼,接着拎了手机就往外走,他妈的最好有事找我!不然老子就把他的手机塞到他嘴里。

「去你他妈,干啥啦!」按下接听,我劈头就骂了句话送他老母,要不是我跟他交情不错,拎北绝对连理都不理直接放学堵人去。

『阿止!你听我说,那个叫什麽祈的,你一直在罩的学妹,被王寺闵那个家伙绑走了!』

王寺闵也是附近一所高中的头,平时我们两校间就没有什麽好交情,打架闹事什麽的很常在发生。

「干!他没事为什麽要动我的人!找死吗!」手指用力的缩紧,手机甚至传来了霹啪声。

夏苒祈是一名高二生,也就是我的学妹,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一头自然的棕色及肩短发,眼睛是清澈如水的蓝眼,小巧的鼻,和粉色的唇,唯一的缺点就是她那张呛辣的嘴,说话直接到一种欠揍的地步,冷嘲热讽、说话还夹枪带棍,跟她说话听说会被气到吐血。

『冷静点!现在需要联络人去抄他们,你要冷静!』

小米小说_小说床

咬着牙,我应了声好,便迅速的挂掉通话,然後按下一连串数字。

现在就是要赶快联络人,去他妈的,敢动到老子的学妹,姓王的那个混蛋给我等着瞧,我就要把他打到手断脚断,只能跪地求饶!

迅速拨完三通电话後,我提起步伐往後花园跑去,那里有一个荒废的旧校门,很适合拿来攀越墙壁。

不费吹灰之力的翻过矮墙,我跑向刚刚向大家约好的地点。

这次一定要把那几个太嚣张的家伙都收拾掉。

嘴角情不自禁的勾起,那群家伙说不定根本不知道他们绑了个根本不该绑的人,大概是看夏苒祈很漂亮,然後跑去搭讪,结果她不客气的回呛对方——最後就会变成这样。

说起来,我会认识夏苒祈也是因为跑去搭讪她——不过不是我搭讪的,是司谦——然後看着她把司谦那个笨蛋骂得体无完肤,我就开始认为她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因为知道她的嘴巴得罪了很多人,我还一个一个和那些人「泡茶聊天」自从那时候,也没人再敢动她,但是尽管这样,还是有一些不长眼睛的白痴,所以我也只能把他们都送去医院检查检查了。

秋日微凉的风划过我的脸,呼吸因为我烦躁的心情而凌乱,这次、这次、一定会让大家知道,没有人可以动夏苒祈!我咬紧牙,手指的关节因为我的紧握而微微泛白。

就在我即将抵达约好的地点--学校八百公尺外的一座小公园,耳熟的手机铃声也随之响起。

「谦!」接起电话,我缓缓放慢脚步,重新调整我凌乱的呼吸节奏。

小米小说_小说床

『……阿止,你听好,他们现在把学妹带到复里高中右边第三个巷子直走一百公尺然後再第二个岔路左转後直走五十公尺的停车场里。停车场旁边有个小铁皮屋,她在里面。』

开口前,司谦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还有,这一长串的地址是怎样?

「什麽!那人渣想对祈做什麽!?你还不快……」

『你给我冷静!他们什麽都还没做!他们不在仓库里!我问你!你找了多少人!』

「大、大概有四、五十个。」

如果说我是三国里的刘备,那麽司谦就可以算是诸葛亮,我会做的只有结交朋友和到处打架,可是司谦却可以帮我做好许多事,然後把我的人脉统一起来,我会变成秀井高中的龙头,大概也要归功於他。

『……你找那麽多人是想要一次全抄了他们是吗……你先找十五个人在停车场附近埋伏,十个去王寺敏他家,就在那个城隍庙附近,你知道吧,然後剩下的叫阿起带去复里高中堵人。』

「啧,好啦,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看,如果我少了谦,大概会是一个只会打架的废物……

『呃……』

「怎麽?」

小米小说_小说床

『其实我在学妹旁边……』

…………

「……你也被抓进去了?」

『呃……的确是这样没错。』

我收回刚刚说的话,如果司谦没有我,那他也是个废物。

「那为什麽你还可以跟我讲电话……」

『因为我用扩音。』

天才,这人太天才了,而且既天才又天兵,到底怎麽做才能做到像他这样,用扩音讲电话然後不会让绑架他的人知道?

忍下捏碎手机的冲动--别开玩笑我的手机很贵的--我咬着牙努力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所以现在……?」

『现在就是三十分钟内快点来救人!!不知怎样的,他们只剩几个人在附近!三十分钟後他们应该会回来!』

小米小说_小说床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你信不信我第一个就先杀去揍你一拳!

忿忿的挂断电话,我将手机塞回口袋哩,然後走进公园。

「阿止!」

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我抬起头,只见一名身形高瘦,有着一头灿烂金发的人远远叫着我,快速的走过去,这个比我高出十公分,需要我抬头看的人叫做章柊起,是我以前国中的死党,毕业後他就休学了,据说跑去当了什麽牛郎,一副秀秀气气的少年样,身材高又瘦,从以前就是负责吸引女生目光的那个。

「最近混得好不好啊?」带着笑容,他一掌拍上了我的肩,然後被我的手拍开。

「一如往常,来多少个了啊?」

「三十七个,雨止哥。」一道弱弱的娃娃音突然出现在我耳边。

「吓!方时?拜托你别吓我!」

回过身,一个目测身高只有155的娇小女生看着我,长长的黑发在发尾染成了红色,带着紫色瞳孔变色片,跟身高有188的章柊起比起来,跟个小矮人一样。

名字叫做方时,今年高一,住在新北市这里,却跑去台北读高中,看她比我还快的跑来这,大概是又请假了吧。

「我哪有吓你,是你没看到我。」

小米小说_小说床

「呃,真抱歉嘿,还有多少人没来啊?」抓了抓头,我无奈的苦笑了下。

「大概还有二十一个,以轩哥还在赶来。我说,这次又怎样?叫得这麽赶?」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面镜子,章柊起就这麽照了起来。

「学妹被复里的带走了。」带着微笑,我将十指折得喀喀作响,恨不得立刻去找那个姓王的开刀。

「所以就是要帮你英雄救美罗?阿起哥,别再照了,镜子要破了!」方时跳起来试图将章柊起的镜子拿走,可是对她来说,33公分的距离有点远,不管怎跳都抢不到。

「不只要救美,还要抄了他们!看之後还能嚣张些什麽。」我就读的是秀井高中,两个高中不知道因为什麽原因,两校只距离一公里多,也就是走路差不多十五分钟就到了,这麽近的距离让两校的闹事打架事件频传。

不过来句中肯的,去他马的谁叫他要将两间不良高中盖得这麽近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