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90年代经典老歌阅读:小说区

吃完晚饭後,霍牙召集了所有义龙同盟所有帮主和干部、主要师徒在常府中庭。沁兰被阿白三拖四拉得说一定要来,没办法只好坐在看得见中庭的走道的栏杆上,这种时候她去干嘛呢!能够好好看着他们就行了。

不过沁兰想更了解义龙同盟,所以准备了一壶上好的兰花茶,阿白解释中若不幸说哑了可以给他喝,润润喉,嘻嘻!

霍牙剑眉紧锁,横扫群雄,朗声道:「凤凰会一再骚扰我盟,前次,我义龙同盟首次获胜,但是,仍有不同帮派弟兄命丧黄泉,白虎帮总事狐二、飞鸿帮五贤兄南尽文、七仙教二贤兄祖歌、紫狼帮三师妹陈易、九天门守风者梧桐,义龙同盟在此致上最大的敬意!」

霍牙把手中酒杯盛满的杜康往天空泼洒,并大喊道:「能有此五贤,本盟之幸。」

义龙同盟所有弟兄看霍牙如此,一同洒尽手中杜康,随霍牙道:

「有此五贤,本盟之幸!」

薛立天看见霍牙的举动,眼神变得呆滞,又有些惊讶,回神後:

「霍牙帮主能如此重视本帮,如後,飞鸿帮必赴汤蹈火,只为义龙!」含泪激动道。

「感谢霍帮主为本帮如此着想,如若有用到本帮的一天,必在所不辞!」李鹤感谢道。

「感谢白虎帮主大义!」紫狼帮主大声言谢。

「谢霍牙帮主大德!」九天门门主含哭腔朗声说谢。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今日召集诸位,是有要事宣布!请诸位移驾後院。」

听阿白说「敬天杜」是江湖中为死去的弟兄,上至高无上的敬意,但是一般只会对师父或是师兄弟,但是如今霍牙是连不同帮的弟兄都用上了「敬天杜」的仪式,因此深得在场十三帮的敬意,不得不佩服,霍牙的气度真不是盖的。

「阿白!他们怎麽往我们这方向来?」

「喔!小姐,我们可以去後厅了。」

阿白留她在後顶着一堆大问号,被他拉去了後厅。

後厅。

常玄收起温柔样貌,威严满布的吩咐:「阿白,命手下守好门口、屋顶,以常府为中心,方圆百尺不得有其他帮派的人出现!」

沁兰没好气得看着常玄,他把阿白调走了可就只剩她一个在这听他们谈事情了,一群帮主在谈江湖事与她何干啊?

「众兄弟可有听说沁兰姑娘那天令人动容的肺腑之言?」常玄问道。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令人印象深刻!」一个带着单边黑色眼罩,但是难掩帅劲的男子道。

「在下没齿难忘!」一位额上有着可怕刀疤的男子说。

「暖意抚心!」其他帮主纷纷附和。

沁兰心想:他们是有什麽瘾疾在脑吗?她那天的话明明是气恼他们,骂他们

何时变成『令人动容的肺腑之言』了?她该气还是该哭啊?

「呵呵呵……」沁兰轻笑了几声,不过他们能这麽想,真是太可爱了!

「我可没甜头补你们嘴巴里的蜜唷!」她回答。

「哈哈哈!真爽朗!」她的话引起众人哄笑。

「沁兰姑娘果真特别!」

轻松的气氛过後,之後的氛围……冷冽到她都快受不了!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黑湖那帮一再侵略白江,也说不准白江与黑湖之间是否有互相倒戈,但可以确定的是:凤凰会一再扰民、一再侵扰白江英雄好汉,如今再也不能视而不见……」

「霍牙兄但说无妨!」那位带黑色眼罩的男子率先听出霍牙的话中端倪。

「沁兰姑娘的家族被黑湖灭族了!」霍牙语落,几位帮主愤而摔杯。

「黑湖那群浑帐!」

「畜生!」几位帮主怒道。

「霍牙!」她已经说了不是黑湖,他们不也听懂了吗?怎还说出这样的话?

沁兰的眼睛瞪着霍牙不放,示意别再说下去!

「不用说了,如今你来投靠义龙同盟,不就是相信我们,相信我们十三位帮主吗?」

「放心!只要沁兰姑娘一句话,我们必为你报仇雪恨!」那位额上有着刀疤的帮主说道。

「狐兄且慢!」霍牙阻止狐帮主继续说,并给沁兰一个眼色。她突然会意,好啊!来这招!

「谢谢狐帮主大义,但小女子沁兰今生已别无所求,只求安稳度日。」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难道你不想为你家族报仇?」带黑眼罩的帮主问。

「一介女流如何报仇?如今我虽有你们,我感到从来都没有过的窝心。」

「但是自那次之後,不!以前也有过:看着家人,现在看着你们,一次出去就是一次打杀,你们也感受到了!情同手足的师兄弟先一步离开,痛楚必定心如刀割。」六位帮主低头听她说着。

「我也是!那时家族毁灭,我心受千刀万剐,但是令我生不如死的是……只有自己独活!」说至这,也许多帮主别过头,单手掩面。

「我曾想过,我何不一起跟着家族的道路,但後来我想通了,我不可,老天独留我一定是有什麽用意,比如,遇到常玄、霍牙、薛立天、李鹤,还有你们,呵呵!……」说到这,她眼睛已泛着泪光。

「只是真正用意是,只要我还在就不是灭族。我不能阻止你们离开江湖,你们必定也有自己的使命,但我只想告诉你们:保护自己就是保护别人;只求你们:珍惜生命。若我身边的人相继……。」

「使我失去生命的意义……我一定…随着他去的!」沁兰微笑看着他们,眯起的眼睛,刚好,脸颊上划过两道温热。相信,他们一定懂她意思的!

「一定不会的!」常玄突然大喊。沁兰看着他,他的眼睛他的鼻,都泛着红。

「你的要求……我一定做到!」

「就听你这句!」她坚定的回答。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霍牙用袖子抹了抹自己的脸,然後道。「沁兰姑娘若累了的话先回房休息吧!」

「嗯!」不过沁兰走後他们还没有打算散会的意思,经过这几日的抒发,整个人轻松爽朗,今夜应是一觉好眠。

子时的後厅。

「与沁兰姑娘相同遭遇的人,我江湖在上听过一二,但是能像她这般想法的人,实在难得。」带黑眼罩的帮主叹道。

「确实不可多得!」额上有刀疤的帮主跟着道。

「沁兰姑娘的气度裴某佩服!但是霍帮主言外之意是所指何事?」

「果然什麽事都瞒不了裴帮主!」霍牙道。

「帮主们能理解沁兰姑娘的忧虑当然是最好!」常玄说道。

「虽水姑娘的话令人感动,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怎可儿女情长?」

「是啊!」俞帮主附和。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吾等也是这麽认为!」孙掌门跟着道。

「怎可因为姑娘一句话改变初衷?」其他帮主也应声。

「沁兰姑娘可没要义龙会隐身江湖!」霍牙道。

「那霍帮主的意思是?」裴帮主问。

「她要义龙会『称霸江湖』!」霍牙高声说。

「噗……」「哈哈哈!……」众人哄堂大笑。

「常掌门啊!哪得来的女子?圈外人竟会支持江湖之人,还反过来要求『称霸江湖』!」狐帮主赞叹。

「奇女子!真是奇女子!」裴帮主摇头咋舌道。

「就说你们还是毛头小子!」

「就派这点人守门还想称霸江湖?」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别笑掉人大牙了!」

「他们还都只是鼻涕小鬼!」

「要不是有人请吃饭,我才懒得理你们咧!」

「谁!是英雄好汉就出来见人!」霍牙首先吼道,同时扫向後厅里每一个角落。

「看你是想逞英雄!」

「自古军兵还是江湖乃兵不厌诈,哪来那麽多英雄好汉?」

「看来是武功不错,远在百米能顺风耳又能千里传音。」裴帮主探试道。

「呦!难得有这样的好小子!」

「不过我们今天不是来串你们门子的,是来另睹美人风采。」

常玄惊愕喊了一声:「沁兰!」其他人恍悟,急忙跟在常玄身後,往沁兰的房间跑去。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紧张的心在常玄心里翻腾,想着沁兰绝对不能有事!夜晚的小白桥,在月光的照射下非常的典雅,要到沁兰的房间就必须经过小白桥。突然,一位身穿白衣

,面目沧桑的男子,丢掉手中的葫芦,横抱起早已昏厥的姑娘。

「慢着!放下你手中的人!」常玄抽起腰间的剑,指着这来路不明的家伙,但是他怎好像越看越熟悉。

「小子!才几天就忘了?」白衣男子非常不屑。

常玄看看他的脸,目光再移至白衣男子丢至地上的葫芦,很狐疑得问:

「您是……鬼手神医李凡仙?」

常玄语落,随着其他帮主一阵惊呼,人称他好大的架子,连皇宫贵族、皇亲国戚都不一定有那福气给李凡仙治病,他游历人间、行走江湖,替贫困百姓医治,为不惹麻烦,常常易容成不同的脸,而现在就是他真正样貌。

「哼!本就没指望你认出来!」

「敢问李神医一次又一次闯入常府是有何贵干?」

「还不是你府里有位棘手的病人!不然谁屑来你这破府!」

「病人?」对!他怎麽那麽疏忽了,全忘了这几个月沁兰吃不好睡不好,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尤其那心理创伤……

「敢烦李神医不计常某莽撞,不计前嫌替沁兰姑娘根治病情!」

「不用你说我也会。」

在沁兰的房前,小婵就看见一群人浩浩荡荡往沁兰的房间去,小婵看了心里急着

「到底是什麽事?还有小姐到底怎麽了?晕了似的一点知觉也没有。」

常玄知道小婵心急,便说:「不用担心,会好起来的!你去通知阿白现在的情况,要他们好好守着!」

「……是!」

这时,李凡仙眼神扫视眼前的人群,「刚好这里有十三个毛头儿,你们内力怎麽样?」

「不敢说太深,但若有需,常某任凭差遣!」。

「多到不可再多了,发慌没处用!」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还算不错!」

「还算过得去!」

李凡仙嘴角稍稍一翘,「好样的!但我只是随口问问。你们几个先运好气,免得等等来不及。」

他再次随手指了薛立天说:「楞在这里干什麽,我要兰花和热水,去给我准备来!」

李凡仙吼完,进门把沁兰轻放在床,她现在的脸色比刚刚又更苍白,眉头皱的更深,虽说再过不久就会苏醒,但是到那时就来不及了……

现在人儿的脉象愈来愈弱,又进入假死状态,而这原因是她的潜意识让身体变得如此,现在李凡仙必须延长这脉象,至少不能再薄弱下去,唯一办法是「输入内力」,且要维持昏睡,她现在的精神状况硬从鬼门关拉回,对她并没益处,因为她自己还是会决定返回那门前。

沁兰脑中一幕幕飞去看似陌生却又异常熟悉的画面,越飞越快,她的心跟愈看愈急,直到……

「沁兰,我们在一起吧!」

「嗯!此生只跟你!」

此时又飞来一画面,顿时沁兰的心如被千针所刺。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谭永宁!她是谁?」

「我想我们已经没有未来了!」

「就没有其他办法吗?」

「沁兰,你是个好女孩,像我这样的家族背景,你配不上……」

「你……你怎麽能这样说!」

「但是!就我一人来说,是我配不上你!」

「谭永宁,你好狠啊!几句话就想把我推得远远的!」

「你说句话啊!……」

「你说啊!……」

「我和你已经没什麽好说……了!」

沁兰伤心欲绝,早已决心要长相厮守的人,竟只是共挽良宵,没有未来可言的爱,她何曾知,这就叫「玩」与「弄」!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欲百公尺的大楼,在她眼里如同米粒般的距离,放开在世的绳索,天空还会远吗?毫无牵挂的一跳,面向天空,看似坠落,但她知道快能解脱了!

这里……好像看过,沁兰左顾右盼,她的「意识」来到一个陌生的世外桃源

,正是她来到这世界第一天时,醒来前一刻来到的地方,这里山灵水秀,她好想永远待在这里,毫无牵挂地,但是当她这麽想时脑门一紮,有个意念似乎想冲破她的脑门。

「啊!」沁兰痛的尖叫了半晌,若她不这麽想时,便得到好转,这是怎麽回事?

沁兰的房间。

「小子!看你快不行了!换人,下一个!」

「我还行的!」狐帮主施内力的双手还放在沁兰的背上。

「浑小子!叫你下去就下去!若小姑娘脉象更弱了你可负不起责任!」李凡仙大吼,把狐帮主拉下来并马上再吼:

「下一个是谁,快!」下一个帮主急忙上前补位。

「李神医!您这没头没脑的,到底要做什麽?」俞帮主上前一步问道。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是啊!就算您是人称鬼手神医,但是就这麽让我们白白送掉内功,这可说不过去吧!」孙掌门附和。

「哼!凡事从远长观,这女孩死了我是没差,顶多心中不好过,但想想这三个月多来她对你们的影响有多少!」李凡仙内心极度鄙视。心里道:难道全忘了是谁为弟兄们劳碌奔波,上山采药,向自己请教医术,甚至做生意赚钱……等等?

「再告诉你们一则消息,你们不会就这麽单纯以为,她当凿定师赚钱是为了自己的『出逃基金』吧!」

「不然还有别的吗?」

「我听闻时还有点儿气恼呢!」

「但是又无可奈何啊!」

「一群蠢东西!她知道你们都有经济来源,但是钱不多,都为了保养、修护、更换武器,还有吃喝用度花了大半的钱,一个人还好,但是你们十三帮的弟兄们有几人?不满千也有上百,你们以为这是小数字啊!原本你们有了钱就吃,没了钱就赌,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白江,摸摸自己的良心,你们有哪一点为白江所骄傲的!」

「唉!什麽後起之秀?呸!其实她都了解,若要称霸江湖,武器与防具是不可少的。」李凡仙顿了顿继续说。

「说到这份上你们应该知道了吧!她赚钱不是为了当出逃基金,而是给义龙会的预备金啊!」

这时这几位帮主个个面露复杂之色,有惊讶、有感谢、有激动。

「要求江湖人悬壶济世大爷我可不敢恭维,但是受人点滴涌泉以报,这道理还是懂得吧!这种时候计较内功,那可以再练,没了人命可就什麽都没了!何况是对你们寄予厚望的人……」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看来你们已经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李凡仙怒视这十三位帮主。

「我再告诉你们……」

「她若现在苏醒,会马上去寻死啊!」

现在帮沁兰输内力的伏帮主听闻,手掌一移,沁兰突然眉头一颤,不一会儿又松开。这些李凡仙都看在眼里,对伏帮主怒道。

「小鬼!好好输行不行,她若在你们任何一个人手中醒了,可有你们瞧了!」

其实李凡仙根本就不信任这十三位帮主,但是他几天前才跟某人大打一场,内力差点流尽,眼下之前封沁兰记忆的「芙玉功」时效差不多快到,他掐只一算就是今夜子时。本来因内力尽失还得想办法找人代打,他只好劳碌奔波,在子时前找来他的好兄弟:玄冠道长、断魂斋、鬼刽手……等等来助阵,但是来到常府,没想到!真是天助他也,十三位帮主汇集此地,输内力的人选再好不过了

但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福祸交织。李凡仙的耳目传口信通知,青石会在此时找麻烦,现在输内力的工作是杀鸡焉用牛刀,但是青石会夜袭常府是十三帮无人知晓的,今夜这麽多事情,李凡仙只好欠玄真道长他们几顿饭,让他们帮助那几位流鼻涕小鬼,没解决至少也要把青石会打跑。

李凡仙心里叹道:这样也能算是做了善事,就说这十三位小鬼头还太嫩了!派那一丁点人守屋顶,简直门户洞开,真是亏了小姑娘的用心良苦

「到时候再跟你们解释!现在先把这姑娘给安置好。」帮主们全板着脸不敢放松一时半刻。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在常府周围所有隐密的地方,阁上内梁;方圆十五尺内,视野极好又隐蔽的大树上,随时做好防袭的准备,阿白是常尊派的干部,从小跟着常玄,也是常玄最信任的手下,而以他的武功,实为十三帮中指挥小弟的最佳人选。

无常是九天门进步最神速的初出入门弟子,被阿白派到监守屋顶的位置。就在他感到陌生气息的瞬间,闻到山草檀香他就知不对劲,不急着转身,将内力传至脚上,给了一记划风脚,但那人轻松得躲开,无常惊讶一刹那,被那可疑之人有机可乘,中了对方的波洞掌,无常从屋顶跳下,在情急之时朝对方射出一发鸣箭,正中对方肩部,无常不顾内伤与那人缠斗起来。

但以江湖经验来说,是无常占下风,正正当当一拳一掌、一踢一脚,不像对方使出各种小步数,出一拳随着划出一道暗器等等,无常伤得愈来愈重,对方看准了时机,开始招招致命,毫不留情,无常只能尽力闪躲,猛然,一记苦无以吊诡的轨道划出,差一点闪避不及。

「有空隙!」为躲苦无,无常不小心重心不稳,对方握紧了拳头,对准无常的心脏使出。

闪过一刹那,无常并没有感到心脏疼痛,竟是一个高大的黑影档在他前面。

「小鬼头!小小年纪就如此小人,这可不是长远之计!」

对方冷哼一声,并不理这会为何会出现闲杂人,更不管他的话,转向对这突然出现的老头使出疯魔掌,那老人随即以破岩拳接招,一瞬间,对方知道不妙

,但是不信事实,再用左手存满内力,对准老人心脏,他还是用破岩拳接下。

那老人道:「小鬼别逞强了!我已经废了你的双手,找遍天下神医也无用了!」

对方听闻大惊失色,心里也知道现下赢不了眼前这老头,猛然,丢下七蛊烟雾弹後逃之夭夭。

老人早一步知道对方在口袋摸索的用意,丢下烟雾弹时,抱起无常,几乎是和对方同时逃走。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阿白听见无常那发响箭,便跳下大树,这时,他眼神抹过一丝惊讶之色,但很快恢复,马上变为愤怒,有别於平日憨厚的样子。

「哪派的?报上名来!」阿白摆好架式。

「看你样子,是常尊派……打杂的?」一位黑衣人不回答反而调侃。

「哈哈,才刚成立的小门派,不足放在眼里,一只手只就可化为灰烬!」中间的黑衣人比出一只手指,朝着地上桌案大小的石头用力一点,石头便如破碎的花瓶一般飞溅。

「不论是什麽我都会将你们粉身碎骨!」右边黑衣人朗道。

阿白首先朝三人的使出浮影剑术,剑锋对准三人的心脏刺去,三人闪避不及

,对方脚踝皆被阿白砍去了脚筋,当下三人才知中计了,脚上血流如注。

「谅你们无法再练武,饶你们一命!」

「谁要你饶了!

「不屑!」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呸!」三人趁阿白放松之际,向阿白的眉心、心脏、腹部射出岐蛊银针,

「咳……」阿白吐了一口鲜血,他用内力阻止蛊毒的蔓延,并马上吃下一颗药丸,此时又见对方要再射一发银针,阿白他可没有足够的内力再封另一种剧毒

玄冠道长此时对着黑衣人的心脏使出碎心掌,其中一位黑衣人顿时口中喷出一大滩鲜血,倒地不起,另为一位黑衣人朝天空射出一发银箭,玄真道长看到这丝空隙,再度朝他使出碎心掌,但因有前车之监,玄真道长这次失手打空,便再隔空打出三伏阴法,他正中胸口,倒在一旁的碎石地。

阿白按着伤口,吃力得说:「谢谢道长拔刀相助!」

「免!」

飞鸿帮、七仙教、紫狼帮、九天门等弟子,皆负伤与阿白会合。

「确认没有赖着不走的了吗?」阿白问着赶来的伙伴们。

「是!已经确认过了!」

「很好!我们待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伤口先紧急处理,慢慢走回去!」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李凡仙看着床上的人儿,愈看愈焦急,情况非常不妙!前几位帮主,内力虽多,但是武功底子不够紮实,反而本末倒置。

「不行,不行!换下一个!」李凡仙随手抓起离他最近的帮主递补位置。

裴帮主原本想逃过一劫,但没想到被李凡仙逼着施内力,他知道自己不同於前面几位下驷,可不能白白送人,只是,看眼前的美人好似愈来愈痛苦的表情,

不知不觉,却又萌起了想要救她的念头。

「兰花和热水到了没?」李凡仙问道。

「是!早已准备好了。」语落,李凡仙走过去看,脑中立刻窜起火花。

「蠢东西!你居然拿乾燥花来,好你个小子!」

「李老头啊!这也没办法,现在不是兰花的花期啊!」薛立天无奈得答。

「蠢东西你确定要跟我辩吗?现在正是立冬,是寒兰的开花期,就算今夜子时无店家可寻,你也给我找出一株野生的来!」李凡仙命令道。

薛立天心中有些气恼,但眼前的小妮子正处危险时期,他也只能忍忍,可无奈何的是,他要去哪生出一株寒兰?但李鹤却不同,被李凡仙这麽一点,想起了去年闭关修行的地方,明明是大寒来临,许多植物皆结上一层冰霜,唯独一种植物却不同一般,屹立於风雪中,令他印象深刻,询问好一段时间才知那植物的大名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立天兄,我知道在哪有!」李鹤坚定的说道。

「真的?你快告诉我!」

「立天兄你先别急,沁兰姑娘的事迫在眉睫,你留在这替她输内力,我去找来那朵寒兰!」

「这样啊!这节骨眼我也不说客套了,一路小心为上,刚刚伏帮主有说今夜的天气异常不稳!」

「知道了!」李鹤马上冲出房门准备。

「好小子!继续保持!」李凡仙对着裴帮主夸赞道。难得有个身手不错的小子,不知道师父是谁,改天会会他!短时间输这深厚的内力,胜过长时间住入有气无力的内力,甚至人儿的表情还渐渐好转。

「我不行了!」裴帮主才刚喊完,抓起薛立天往沁兰榻上送。

「哎!裴兄你……!」薛立天根本来不及反应,但瞄到常玄急得紧张,在旁颤抖着,出於不忍心沁兰的痛苦和常玄的紧张,只瞪了裴帮主一眼,便开始运功。

「好了,别说话!不行就不行呗!」蓦然,李凡仙感到一阵不寻常的气息,他知道自己的三五好友有本事帮那群守屋顶和门口的小毛头,甚至要灭口都轻松得跟吞口水一样,不用他太担心,但是这气息令李凡仙叹了一口气,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是黑湖小鬼的头子驾到了吗?

「小子们!内力好好输,不行了就换人,了了没!我处理个东西,马上回来!」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李凡仙吩咐完,便跳出窗户。

李凡仙用轻功赶去门口,伴踏空中时,「磅」一声,常府的木门应声碎裂,七个面露杀气的贼样,浩浩荡荡的漫步向前。

「小毛头!此地不宜久留,你要不回老妈怀里避一避?」

「哪来如此尖嘴的老头!不要命了!」

出於时间紧迫,许多事在身,李凡仙率先出招,若处下风,他要想办法拖住;

若处上风就必须尽快解决!

「我在这对付他,你们几个,去把那十三个给灭了!至少要拎几颗人头回去!」

「是。」

虽然李凡仙听闻,有一瞬间的惶恐,不过他相信,就算不是十三个都心服口服,其中至少有几人是绝不会让那人儿受伤的。反正他自己迟早也是会把义龙同盟给灭了,若称霸不了江湖的话……

李凡仙在怀里摸了一下某物,对方看眼前的老头要打不打似有些恼怒,便朝他打一记重拳。

「你在按摩吗?肩膀来一下。」这一记,让李凡仙乐了。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我会马上解决你的!」对方听到这句火都来了,正要再来一记回旋踢,但是,突然发觉有异样。

「怎……怎麽?」对方,尽力得想动,却不得其然。语气听来有些急了。

「你刚刚靠近我没有闻到一股味道吗?」李凡仙问。

「那是什麽!」

「那是鬼赫草,闻了会让脑神经和脊椎系统错乱,并且在精神错乱之时疯癫……归西!」

「啊啊啊!……」

「立天兄,沁兰姑娘拜托你了!等等这里会有一些混乱!」

「嗯!我知道!要快。」他也感觉到有七股不寻常的气息逼近。从刚刚的观察下来,李凡仙要的是紮实的内力,若有气无力就算时间长,那还宁可不输,如果是一般情况,半个时辰体力不至於撑不下去,但是突发状况发生,延长一个时辰大概就是极限。

「弟兄们!还没输过内力的去帮立天兄,不要让对手有机可乘;输过内力的

,在撑一下,就算打不过也要等到李凡仙回来再倒下!」霍牙喊道。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来了!」裴帮主警惕道,随即冲出窗外,随後六位帮主一同跟着。

「哼!现在就砍了你们的项上人头!」

第一人拔出吞颅刀,往裴帮主的颈部砍去,刷的一声,裴帮主以不见影之速挡下黑衣人一刀

「不妙!霍兄该你了!」没想到体力的限制比他自己想像的还早。

「好!快去休息!」

谁?谁在唤我?「沁兰姑娘……」沁兰的「意识」听到了声音,漫无目的的跑着,找寻那声音。

「沁兰姑娘,敢与大男人面对面的大声说话的个性,我很佩服!」

「谁?为什麽要突然夸我?」

「但是当我知道那根本不是真正的你时,我却有些心疼,什麽情况必须得练就你戴起假面具,演起绝不示弱?」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演?我有演吗?」

「毕竟你是一位女子!多麽令人着迷的女子!不服输的精神根本不是演的,是透到骨子里的本能,但是这样的你,是需要依靠的。」

「你眼中的我是这样的吗?」

「哎!你倒是继续说话啊!」

沁兰房里。

「常玄,换你了……我真的到极限了!」霍牙喘着气说道。他没想到边输内力边与沁兰的「意识」说话是更耗费体力的事。

「霍牙兄辛苦了!」说完,马上开始施内力。

「沁兰,来到这个世界你高兴吗?」

「你说世外桃源吗?」沁兰听到又来一个声音,但她一样不知是谁。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还可以,但是我目前为止还没遇到别人。」她回答。

「我很高兴你的到来,但很抱歉我伤过你一次,但那时我不知道莲心的灵魂已经换了一个人,也很抱歉让你孤伶伶得度过那段令你难过的日子。」

沁兰已经知道就算她回答什麽对方也听不到,所以只静静的听着。

「血洗凤凰会时我也一直数着日子,才知道我是多麽得想见到你;当我身上多加一道伤痕,我就在想,你会不会边替我包紮边骂着我『怎麽那麽不小心』,但我也知道自己多想了,你是多讨厌我,可是没想到,居然真的实现了!你知道我多麽兴奋吗?」

「我又听阿白说你家族被黑湖灭族,你知道我多想替你剿杀世间所有黑湖吗?」

「我终於清楚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和我在一起吧!」

「和我在一起吧!和我在一起吧!……」沁兰反覆寻思这句话,猛然!

「啊!好疼啊!」沁兰抚着心,她终於知道为何她会这麽痛,听到那一句话

,她想起来了,谭永宁!曾经负过她的男人,她是只有在他面前才会傻的傻女人

,而她现在全都想起来了。

瞬间,沁兰眼前的景象,回到了沁兰的闺房,雾蒙蒙,什麽都看不清楚,她伤心得什麽话都不想说,任凭眼泪一滴一滴顺着脸庞划过,她很安静,没有大吵大喊、哭天喊地,只是面无表情看着床顶。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醒了?」床沿的人叫着她的名字。

「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沁兰问。

「若还是人间……」

「请给我一把刀子。」她说的极其平淡。

「沁兰!别这样!」

「果然还是太早吗?」霍牙问道。

「如果内力不要那麽早停止,在多个那麽一时半刻,等我赶到,把让人儿想去寻死的原因根除,现在就会有所不同了!」李凡仙有一些感叹得回答。

「对不起!沁兰……都是我……」常玄无力得靠在床沿。

「玄兄别这麽自责,要怪就得怪青石会那帮人!」

「都是我!若我有守好敌人,就不会让他闯入屋子里对常玄兄丢暗器,事情就不会……」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这时,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李鹤一进门就喊道:「大红寒兰……我找到了!」

「鹤兄!你怎麽这麽狼狈?」

「没事,只是现在山上天气比我想像中的严酷一点。」

「很好!就等这个!」李凡仙激动道。

李凡仙把大红寒兰磨碎以後,加入一点药材,再用热水泡过,完成後把一杯红得似血的中药递给沁兰。

现在的沁兰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情管这些,任凭李凡仙把这奇怪的药倒入嘴中

「这药会让你最爱的人从你心中抹去,从今以後你的世界不会再有他,好好活着吧!这世界还有好多事等着你去看呢!」

「李神医……」

「小姑娘有什麽话想说,爷我听着!」

江辰唐楚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区

「您这药……」

「嗯?」

「苦死人了!我要蜜饯!」

「哈…哈哈!……我就去给你准备来,等着!」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