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大女小言情推荐_小言手伸进去摸下面里头全是颗粒肉

「不瞒常掌门,还不确定这是否为真品!」沁兰才起过疑心,那霍帮主高声提起,压过全场吵杂声。更大大方方承认此事。

「什麽!」霍牙的话引起全盟譁然。

也许是常尊派还只是个小门派,沁兰看出常玄眼里闪过一丝不爽,但不敢吭一声,毕竟跟大帮派硬碰硬没有好处。不过听到蓝洋「哦!」一声

「刚得此物时,已密派五人凿定过,但全都不敢肯定是真品或赝品,只说若是真品,确实不可小觑;若是赝品却也算不可一世。」霍帮主有一些些放轻了语调,但是仍旧霸气不减。

沁兰心道:真是好心机啊!真品的话当是好好的自己枕着,怎会宽心赠人,必是这华熙玉枕惹来了不少麻烦,好把这烫手山芋转手,搞不好是真是假早也已经自己「确定过了」,但是赝品若做得好,也算极品,所以也算得上是宝物。

「这华熙玉枕是赝品无疑!」沁兰大声道。众人目光随着惊讶声交织在她身上,感到有些压力。她心想,他们三人虽然曾经闹过她,但若没有他们好心收留她,早就已经餐风露宿,就当作是报答他们吧!

「这里何时来了个小妹妹?」有人好奇道。

「虽说小但颇有胆识的!」又一人道。

「哦!这位姑娘何能看出?」霍帮主颇为玩味的看着沁兰,还没有一个人敢如此笃定,何况眼前这年约十四的少女才看过一眼。

她拿起餐桌上的蜡烛靠近了看一看,一丝角落都不放过,再轻轻挽起袖子摸了许久,又摘了一旁的树叶,把树叶上的露珠洒了几滴在玉枕上头。

「翡翠青绿均匀分布,白脂相织,手中触感沁凉无比,这是真玉才能如此。」

男大女小言情推荐_小言肉

「那为何又说是赝品?」霍帮主不温不火的说道。

「依我印象,那时……如若真玉,露珠则会久久不散,如若假玉,露珠则会幻为空气。」沁兰把『那时』语气加重和玩味才继续说下去,什麽意思她当其他人自有解读。

霍帮主大步走向前,常玄、蓝洋、尹欲青也来看,白虎帮看头头走去,干部与小弟也跟着围过来,最後面才反应过来的人因视线被遮去,爬上树的,用轻功跳上屋顶的大有人在,学武的人这点距离大概不算什麽吧!看来这华熙玉枕真有很大的魅力。

「心儿,这……」常玄看向沁兰,难道这玉枕是……?

「嗯!除非华熙仙人枕着的玉枕本来就是如此,但我想不太可能。」

「常掌门,我霍牙改日另行补上别物,绝不失该有礼数!」

「霍帮主快别这麽说,不管有无此物,若有用上玄真派的一天,必全力奉命

,死而後已。」常玄知道,白虎帮确实不是简单人物,攀上关系是很重要的。

「哈哈!常掌门有此心就够了。」语落,霍牙把视线转到沁兰,心道:这女子不简单。

「这小姑娘非同一般,常掌门真是好福气啊!」心赞:难得的女子!语调坚定、眉目有神,没想到女子富有男子的英气是那麽的……孤傲之美!

霍牙这麽说倒她急了,怎把她跟常玄扯在一块了!她要反驳!

男大女小言情推荐_小言肉

「霍帮主有所不知,这小妮子常闹别扭,头痛的很,就在今早还动气了呢!」

常玄抢在沁兰前面说了这句话。

「想必是常掌门平日多有繁忙,心儿姑娘就不计之前,原谅常掌门吧!」霍牙接着道,心想:毕竟是女子,不如此倒说不过去。

她暗中轻哼了一声,两人真是够腹黑啊!不过也对,不如此怎能当得上帮主呢!因霍牙在「礼」对於常玄多有过失,为不失帮主气度,当然现下要帮着常玄说话,常玄当然也是看准了这一点,看他眼神,就好像在对她说:「这面子够大了吧!可以原谅我了吧!」

「呵呵!早就没事了,不用太挂心。」这是对常玄和霍牙说:原谅不原谅都是她自己决定,不会因为谁或是谁的面子而改变。给他们浅浅的微笑配合着。

「而且小女子与常掌门并非大家所想的关系,请给小女子一点清白空间。」

「原来常掌门还得再加把劲啊!」他小小松了一口气,但是突然!他觉得奇怪,为什麽他要松一口气?

蓦然,一位男子走向前来,朝沁兰单膝跪下,低着头,双手抱拳,她对这般动作楞了一下。

「在下乃飞鸿帮第三弟子,吾帮帮主想请您劳驾凿赏一物。」

此言一出,气氛顿时剑拔弩张而有一人出言:「敢问薛帮主是不信任在下吗?」闻声看去大概是中庭右方角落的一群其之一人。

男大女小言情推荐_小言肉

「这怎敢呢!若真是份好物,则多有褒意;若是……,但薛某相信李教主是不会如此的。」这句语落,大概左方角落的一群。

沁兰听文这两句,急道:「小女子眼光短视,只怕无法正确凿赏。」她若说错一句话怕是就要卷进这两帮派的争斗,不管如何就先推辞吧!

「姑娘过谦了,您的监赏功力是在场弟兄所有目共睹的,请就别推辞了。」这时欢呼声看似鼓励,却很不合时宜的出现,意思是她若不应下可说不过去。

「呈上来吧!」她想:再这样你一言我一语下去真会没完没了,就只能接了吧!小心为上。

「刘某代本帮谢过姑娘!」

刘公子呈上宝物放在案前,他边拆盒子边介绍,但这次众人反应反而比较平静,但她却觉得有些好笑,名流千古的宝物惊声四起,却是赝品;上好的质地却因过於平常,反而兴趣缺缺,这就是有人常说「世界和平」但「世界」永远做不到的原因吧!

但这种时刻,沁兰必须收起她的兴奋,隐藏在心底,否则小命不保。这上好的A货被飞鸿帮如此怀疑,难怪李教主气不过。

「刘公子与飞鸿帮主无须担心,这粉红珊瑚石乃为上乘之品,为世间不可多得之物,别称为『天使面』,有驱魔避邪之功效,实为『宝』之称号。」

「为何心儿只以眼观便知,而没有如华熙玉枕那时有繁琐监赏程序呢?」蓝洋问道。

沁兰心里赞道:蓝洋真是好眼力,道破关键,不过沁兰了解这并非是对她的举动有可疑之嫌,而是想知其中差别,但这也引来刘公子狐疑的眼神,显然是以为她随随便便监定。

「是否为好物看一眼便可知,众位可有听过『锋芒毕露』,这多有褒意,但贬意之处就得看拥有者的见地如何,例如说,如何保养、如何收藏、如何对待赠送者的心意……等等。」

男大女小言情推荐_小言肉

「姑娘的话飞鸿帮会谨记在心,谢过姑娘提点。」刘公子听沁兰所言,眼神流过惊喜、兴奋之色看来是不再怀疑了。

「小女子人微言轻,何德何能,不用太上心,能够意会便好。」

呼!总算安全逃过一劫,但是,等等!刘公子现在在沁兰眼前所做的事,她实在不能装作没看见,真是粗鲁的可以。

「呃……刘公子可知如何保养与保存?」

「敢请姑娘指教!」刘公子的样子现在看来就像是:买菜时老板算你便宜十元时,那些大妈的表情。

跟刘公子说了要点之後,她终於能放下一颗提到嗓子眼的石头了,也看飞鸿帮的薛帮主亲自向李教主到过歉,事情总算落幕。

在这热闹的气氛中待了久些,令沁兰惊讶的是,没有一丝格格不入的感觉,

虽五帮的帮主、堂主,或是大弟子个个凶神恶煞,但是一个比一个豪迈,想大笑就大笑,是生气就是生气,都是性情中人,凶神之间流露出的是可爱的童稚与纯真。

这很熟悉,是她曾经有过的温暖,在与他们乾过一杯之後……

常府方圆二里外。

男大女小言情推荐_小言肉

「没想到,看似远在天边,却是近在咫尺啊!」一位蒙着面罩的男子道。

「月娘露脸了,我们也给他们赏一下光吧!」另一位男子回。

「兄弟们!选哪一只你们自己乔……但是最大尾的留给我!」

「是!」

「谁!站出来!」白虎帮堂主很快察觉到有人靠近。

「阎王的手……来赐你死了!」白虎帮堂主反应不及,长剑已穿过心脏,认清了脸却无法反击,如此枉死。

「谷兄!谷兄!……死小子你对他做了什麽!」感觉到有动静的弟兄们赶过来後,发现白虎帮谷堂主满身子血倒地不起,纷纷拔刀与对方厮杀。

「你们最好拿出实力来,别让我们连杀的兴致都没了!」对方嚣张道。

这句话严重污辱义龙会,句句瞧不起而燃起兄弟们怒火。双方都有十几人,但义龙会这一方是都是堂主或小弟,帮主和主要干部都在府内开宴,义龙会目前没有足够的实力能压过凤凰会,义龙会堂主知道帮主此时不能抽身,因此飞鸿帮五师弟南尽文率先大声道:

「兄弟们!杀他个片甲不留!一人一颗,否则没脸见祖宗!上啊啊啊……」

男大女小言情推荐_小言肉

「唔哦哦哦……!」

对方读出南尽文的反应然後道:「放心!杀了你们之後会帮你们送讣文给你们的好帮主的!」

府内。

沁兰避开了人群走到池塘边休息,果然人多了就不得放松,那麽多帮派个个凶神恶煞,不过大场面也算走过一回了,感觉是个很不错的经验。只不过以後还是不要宣扬她凿定师的本领,或是太出风头,才算是上上之策。

「虽然能猜到,但我还是很惊讶你有这本事。」听到这无时无刻都是柔情似水的声音

,她就知道是常玄来了。

「我和你其实已经没什麽话可说了。」她的语调无比平静。

「谢谢。」常玄直接跳过她的话。

「没什麽,就当是让我食宿无虑的谢礼,应该的!而且若不让其他帮友知道那华熙玉枕是赝品,常府会有麻烦吧,我可还不想成为刀下亡魂。」沁兰冷冷道。

「有我在,不会的!…你能告诉我你真正的名字吗?」常玄已抹去莲心的刁蛮,他现在的心里只有眼前单纯的、羞涩的却又冷酷的她。

男大女小言情推荐_小言肉

常玄半哀求的问她,沁兰很想把「不好意思」、「脸红」当作是女性的本能反应,而不是因为常玄本身,很想直接略过他的话。

「水沁兰。」沁兰心想:只是名字而已,莲心这名字可不能用一辈子!

「很有诗意,取的真好!」

「你不回去主持没关系吗?」

「我把主持工作交给蓝洋和尹欲青了。」

「他们怎麽会有你这种兄弟。」

「你不高兴的话我回去就是了。」随即他给了沁兰一个迷人的微笑,但是她只解读成:感谢。他转身就往中庭走去。

池子里的锦鲤不时点缀这寂静的沉默,微风使树叶窸窣窜动,像幅画。他不想那麽不带一切洒脱,但是却不自觉得──不想让沁兰对自己产生一丝讨厌。

中庭。

「玄兄,你怎回来了,心儿呢?」尹欲青问道。

男大女小言情推荐_小言肉

「她希望我回来主持,所以我就来了。」常玄当下还没那种感觉,但是现在回想刚刚:怎麽会下意识的听沁兰的话呢?真是怪了!

「这样啊!对了!玄兄你快来,大事不好了!」

常玄接过尹欲青递过来的箭书,看了不一会儿,把箭重重的折断摔在地上。

「他们不到死就不罢休吗!」常玄义愤填膺的说道。

常玄叹了一口气便说道:「请!」白虎帮帮主霍牙点了头後走到中庭中央,清了清嗓。

「众兄弟听着!」嘻笑声顿时停止,各个门派兄弟把手上的酒杯丢在地上、嘴里的食物吐掉,严谨的听着霍牙所要说的事。

「义龙同盟最大的敌人是?」

「凤凰会!」众人的呐喊气势磅礡,天摇地动。

「他们刚刚攻其不备,杀了我们五位弟兄,你当他们恩人是不?给我大声点!」

霍牙这般激将,点燃在场所有弟兄的怒火,纷纷拿起手中武器高举,并且有人将桌上的几只烤鸡碎屍万段。

「血洗凤凰,血洗凤凰……」

男大女小言情推荐_小言肉

「很好!想让武器解渴的跟我来!」霍牙拔出背在背上的巨刃——弑魂刀来打头阵。

「喝啊!杀啊!……」在场六帮的弟兄纷纷随霍牙冲出。

「蓝兄、尹兄,你们先去,我随後跟上。」常玄说道。

「嗯!快点!」蓝洋和尹欲青知道常玄的顾虑很快答道。

刚刚到现在的一幕幕沁兰都看在眼底,才一瞬间事情就变得这麽混乱,听到帮派们的呐喊她就知不对劲,一直在小树旁看着。

「沁兰!沁兰!」常玄喊道。

「常玄?快告诉我这是怎麽回事!」

「现在很危险,你快去房里躲好不要出来,我们很快就会回来,阿白跟小婵会武功,让他们跟着,阿白也会跟你解释,我走了!」

「等等……」什麽?要走了?去哪里?别走!一时情急,她根本说不出话来。

常玄听到她的呼唤,停下身浅浅别过头,沁兰此时身体楞着动不了,若可以,她想好好抓住他的手,问他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这几天以来……对不起。我很快就回来!」说完,常玄施轻功,消失在沁兰眼前。

男大女小言情推荐_小言肉

沁兰心里急道:对不起?我还没原谅你咧!你想走去哪?上天!别一直在我身别抽走一个又一个……

「小姐快来!」阿白和小婵一推一拉得把沁兰藏进房里。

「不要拉我,我要去问清楚!」

此刻立即有面恶鱼贯而入…

「他们出来了!给我上!」

「能斩下的头颅一颗是一颗!」

「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