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上次看的小说-小轻音少女算神作吗说湿

「院长你好,我叫做林梅心。」

林梅心对着站在眼前的老人家点头,虽然岁数以到中年,但那有些皱纹的脸皮还是不难看初年轻时的亮丽,就连迈入中年後还是保得成熟女性的韵味。

「你好。」院长也点头,伸出手来对着沙发指示了一下,「要说什麽事就请坐下来吧!可以慢慢谈。」

林梅心……这名子怪熟悉的──院长心想,露出和善的笑容,也坐了下来,「请问……您找我有什麽事情呢?」

在他眼前的这位妇女不久以前登门,刚好今天孤儿院的人手不足,他还忙着孩子们的事务,就请她先在办公室等一会儿,现在才空出时间来招呼客人。

妇女笑了笑,嘴唇上擦拭的口红鲜红欲滴,抿了抿嘴,柔柔的开口,「我是想问问在这里孤儿的消息。」

闻言,院长灿笑,「是要领养吗?」

现在社会经济越来越差,不景气的低迷也连带影响了孤儿院的运作,其中每年来领养小孩的人日渐减少,现在这位妇女有意愿领养小孩,那是在好不过的!肯定是要好好招呼!

「不是。」

院长愣了愣,莫非这人是来领回自己抛弃的孩子?

「那麽……您是来问什麽事情呢?」

恢复上次看的小说-小说湿

「罗墨心。」

在两人确定了对方心意之後,为期三天的员工团体温泉旅游华丽的结束了。剩下的两天众人跟着龙悟和墨笙秋游览了各个景点,对大家来说,这次的旅游也算是个深刻的回忆。

对於在这两天成为情侣的四人,这真的是个深刻的回忆。

「呜……好累……」罗墨心将身体全数投入柔软的床舖内,低吟着。

回到家的罗墨心,在要睡不睡的蒙胧思考中,想着接下来的这几个礼拜该怎麽度过。听店长说过,咖啡厅的重建工作就快要完成了,他马上就可以再回到那间他最喜欢的咖啡厅里做他最喜欢的工作了……

「墨心。」

忽然传近耳朵里的呼喊叫醒了半沉睡的他,抬起头来看着发声者,罗墨心又躺回床舖内,「怎麽了?」闷闷的声音传了出来。

「墨心……你……」

高易竹看了看躺在床上发懒的罗墨心,微笑了一下,接着也投入了床铺内,把罗墨心给抱在怀里。

温和的体温以及不属於自己的心跳声传来,罗墨心颤了一下。果然,他还是有点不习惯这样亲密的表现……但是高易竹给他的感觉却是与不习惯背道而驰的安心。

恢复上次看的小说-小说湿

就在那个晚上过後,高易竹做出这样子有如情侣一般的举动频率越来越多,有几次还被莫笙秋给撞见!害他受了整整两天的眼神骚扰。

在最後一天回程的时候,莫笙秋这麽问他……

「欸,高易竹的功夫怎麽样?」顶了顶罗墨心的肩膀,莫笙秋问道。

当然,身为咖啡厅的纯情保持人(现在已经不纯了),罗墨心肯定是听不懂。

「功夫怎麽样?什麽意思?」所以他这麽回问。

「啊啦,真是纯洁……我说的就是在床上持不持久啊、大不大啊、有没有让你舒服到啊、温不温柔什麽的……」越说越下流,莫笙秋用着色情的脸看着罗墨心。

听到这些话的当下,罗墨心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谁也不知道那天晚上高易竹是怎麽抱紧他的,也没有人知道在那个晚上高易竹在他的耳边说了什麽,当然也不会有人知道那天晚上他的反应是多麽的激烈!

「欸欸,害羞了?」

「哇啊!哭了?怎麽回是?」

「来人啊!高易竹,快来安慰一下小墨心!」

恢复上次看的小说-小说湿

──然後那天的闹剧就这麽结束了。

他才不是爱哭,只是在他的心里默默的哀悼他那飞得老远的第一次,以及自己已经被人夺取的纯情……

呜呜,一想到就泛泪!

「做什麽呢?」

被人紧紧的抱着,每一次呼吸吐气都是对方浓郁的气味,他本来就很累的身子被弄得轻飘飘的,嗯……更累了……

「听院长说……」

「院长?你去找院长了?」

直接打断高易竹的话,虽然是软乎乎的状态,但是对话语的敏捷性还是很高。他抬起头来看着高易竹,向他询问着。

「嗯,这几天有去找过院长,和他聊了一下。」大手玩着罗墨心的头发,高易竹的脸露出温柔的表情。

「是吗?老人家身体健在?」接下高易竹的话,罗墨心问道。低下头,脸又埋了回去,「你都跟他聊了什麽啊?」

「他很健康,还跟我说了你到孤儿院打工的事情。」用手顺了顺罗墨心的头发,高易竹说道:「听说你跟那里的小孩混的还不错?」

恢复上次看的小说-小说湿

罗墨心呵呵的笑了两声,「当然,我是谁啊!堂堂罗墨心,驯服小毛头什麽的简直易如反掌!」

听着罗墨心用着夸张的语气说着好笑的话,高易竹心头便流过一阵暖流。这样的情景和说话的模式就和小时候很像,让他很怀念。

「墨心。」

「干嘛?」

罗墨心煞然抬头,两人对望。

「我爱你。」

愣住了,罗墨心就像被定格一样的看着眼前突然像他告白的男人,心中忽然五味杂陈了起来,「怎麽突然说这些阿?」

「因为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你可能不太喜欢。」轻吻了一下罗墨心,高易竹满意的看着眼前双颊红的就要滴血的人儿,「你要听吗?」

望见高易竹那了若指掌的表情罗墨心就心堵!

怎麽眼前的这个人和小时候那软呼呼傻傻的个性完全不同,就他们两个开始「正式」交往来看……这人给他的表现可颠覆了他的三观……

还有!到底谁是上位者!这样赤裸裸的挑逗哥哥的表现大丈夫?

恢复上次看的小说-小说湿

他不反对哥弟恋,但小的那位要尊重一下老的那位啊!要不然他会伤心的啊!这在注重长辈位阶的东方是不尊重的!

这是不尊重的!

「你就说吧!有什麽东西是我不太喜欢的……」就连你这个我本来超不喜欢的人都可以心甘情愿的把身心交给你了,有什麽还是我不太喜欢的……

他根本无敌好吗?

「你真的不考虑去见你的父母吗?」

下一句话让他马上荡漾。

「你怎麽突然说这些?」罗墨心满脸不敢置信,转了问题,续问,「不。应该是你怎麽知道这些的?」

「是院长告诉我的。」高易竹抱着罗墨心的手紧了些,「他说在我离开的几年後就有你父母的消息,指不过你一直没去找他们……」

「不必了,根本没有去找他们的必要。」罗墨心马上否决。

「这样没理由,他们毕竟是你的父母,你根本没有必要去──」

「高易竹,你知道为什麽当初被领养的是你吗?」

恢复上次看的小说-小说湿

打断了高易竹的话,罗墨心两眼布满冷气。

「……为什麽?」

「因为在院长询问你之前,已经先询问过我了。」

这是个隐藏了好几年的秘密,是个罗墨心一直都没有向眼前这个人坦白的秘密。

他本来一辈子都不想说的,但是看着眼前这人又提出了他的往事了以後,他便没能忍注说出当年所发生的事情。

既然两人都是情侣了,那麽当年的事情就说个清楚吧,日後相处才没有烦恼。

「这是怎麽回事?」说话的语调有些沙哑,高易竹一时之间没有办法反应过来。

现在换他被彻底的震惊了。

「就和我前面说的一样,院长在询问你要不要被人领养之前,就问过我了。」微笑,罗墨心推开了高易竹,坐了起身,「只不过我拒绝了,所以这个机会才轮得到你。」

高易竹抖着嘴唇,想开口却又没有办法说出话来,脑袋里就像是放烟火一样,有好多想问的话在一瞬间从脑袋爆出,高易竹已经不晓得该说什麽了。

见着高易竹还愣着,罗墨心叹了口气,扯了扯嘴角,继续说着,「你们总是希望我去和父母『相认』,但都没有想过我是怎麽『失去』父母的。」吸了一大口气後,他继续说道:「那时听院长说过,你是在出生没多久还没有记忆时被送到孤儿院。而我不一样,我却是在有着深刻记忆的童年被父母抛弃。

恢复上次看的小说-小说湿

「你体验过自己一人待在从未到过的地方,还坚信着『我们晚点会回来接你』这样谎言的感觉吗?」忽然问出问题,罗墨心看着高易竹。

「我……」不知道。

回答不出来,一个字也回答不出来。高易竹从来都没有了解过罗墨心这方面的问题,但对方竟然对自己的事情是这样的清楚。

不对等的羞愧感油然而生。

「不觉得不好意思什麽的,因为这些我本来也没有打算让人知道。」罗墨心撑起身子,啄鸟般的轻吻了一下高易竹,「我从小就很抗拒『父母、亲人、家人』这些东西,因为我觉得他们根本就没有必要存在,我也没有必要去追求这些东西。因为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出手抱紧了高易竹的肩颈,罗墨心用力的吸了两口对方的味道,希望获得一些安心感,「所以我特别珍惜身边的朋友,你就是我在小时候最好最好的朋友,我一直都是孤单的一个人,也只有你愿意和我说话,傻呼呼的深得我心。」

感受到了拥抱着的那人身体微微的颤抖,他的心底涌出了一股说不出来的欣慰。

「我一开始不知道我们两个会在同一天一起被询问是不是希望被领养,先被问到的是我,我当然拒绝了这样的机会。之後听到你跟我说你被领养的消息,我真的不是普通的震惊。」

「墨──」

「别说了,我知道。」

抱得更紧,罗墨心感受到高易竹的不安,打断了对方的话,他接着道,「你那个时候年纪还小,当然不知道领养这方面的问题。那时我也想过乾脆就硬是把你留下来好了,因为你对我来说就像是家人一样,是我在孤儿院里最亲近的人……」吸吐了口气,说话的声音带点沙哑,「但是我怎麽能就这样剥夺了你获得亲人的机会,他们能够照顾你、给你经济支援、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不管在哪个方面来看,你被人领养肯定是个大好事,像我这种注定没了父母的人,怎麽能把你拖下水?

恢复上次看的小说-小说湿

「所以我放手了,我希望看到的是最好的朋友有最好的发展,而不是满足自己的私心,然後现在我又遇见了你,我就觉得当时的想法是对的,我没有做错。」

脸颊上已经随着话语布满了泪水,因为角度的关系,高易竹没有办法察觉到在说话的过程中他已经哭的凄凄惨惨。

「墨心……」高易竹低着声音呼喊。

他从没有想过这样的一个人会有这样的心思,也从没有想过对方在这方面默默的替自己担心了这麽多、做了这麽多。

相对的,他脱离了孤儿院不优良的生长环境,来到了新的家庭,在风衣食足之中长大。於某些方面来讲,他真的该死到了极点。

他根本不敢想像失去了唯一好友的罗墨心是怎麽在孤儿院里继续生活下去的,孤单的一个人?会怀念他吗?会伤心吗?

而他却接受了对方的好意,单方面的接受了对方给予他的机会,在多年後相见,竟然还开了恶劣的玩笑(第一部第十章),这样的他真的不是普通的恶劣。他想都不敢想当时罗墨心是多麽的伤心,是多麽的对他失望。

「抱歉……抱歉……抱歉……」

哑着声重复着道歉的话,他觉得自己欠罗墨心太多太多了。

「傻瓜。」罗墨心正眼看着高易竹,笑了笑,「道什麽欠,我现在不是过得很好?你也在我的身边……就算小时候过得再坏、经历在差,现在能有这样的发展,我就觉得很好了,真的,能在一次遇见你真的是件很棒很棒的事情!」

忽然换了表情,罗墨心哼哼两声,敲了高易竹的头一下,用上了不同的口音,带着开玩笑的声线道:「所──以!这就是我不想要去见父母的原因!你都了解了吧!下次不许在跟我提到这件事情了!」

恢复上次看的小说-小说湿

「知道了吗?」

「我还是希望你去见见他们。」

本来还以为高易竹会回答他所希望听见的答案,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子的答覆。

「什、什麽?」罗墨心不晓得自己漏讲了哪些,对方竟然还是无法了解。

「因为这次是你的父母主动要求要和你见面……」

「我想问问罗墨心的事情,他现在还在孤儿院吗?」

闻言,院长顿时想起几年前他找到罗墨心父母时的资料。林梅心……林梅心!没错,这人就是罗墨心的亲生母亲!

扯了扯嘴角,对於事情的发展院长表示诧异,却没有表现於颜面上,缓缓的开口道:「墨心早在十七岁就离开孤儿院了。」

说完,他便看见了眼前的妇女脸上露出的震惊。

「十七岁……」林梅心低喃,不晓得在思考什麽,过了一会儿後问道:「是被人领养吗?怎麽这麽小就离开孤儿院了?」

恢复上次看的小说-小说湿

院长微笑,照实说出,「他从十七岁开始半工半读,在外头租房子自己住下了,之後也都没回来孤儿院……墨心这孩子性格开朗、也很独立,自己在社会上生存,也过得不错,至少养的活自己。」

林梅心细细的听着院长所讲的话,观察着对方的面容,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对方也没理由欺骗自己。

「那最近有罗墨心的消息吗?我想──」

「您就是罗墨心的母亲吧?」

院长也不想再多绕圈子打哈哈了,直接拆穿了对方的来历。与其和对方谈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不如直接进入正题。

「呃……」眨了眨眼,林梅心问道:「院长是怎麽发现的呢?」

微笑,院长也不拐弯抹角,既然对方都找上门了,就代表她八成是想与罗墨心相认,「不瞒您说,在罗墨心十七岁要离开孤儿院时,我就找到了他父母的资料──也就是您和您丈夫的资料,那时候还一直苦苦劝他要去找你们,没想到……」

「没想到?」

「没想到他还挺排斥自己的父母。」

话一说完,院长就从林梅心的脸上捕捉到了被打击的神情。

恢复上次看的小说-小说湿

「能够让我见见他吗?我想和他说话……」林梅心忽然出语,提出了要求,「不……可以给我他的联络方式吗?」

「在我提供联络方式给您之前,我认为您要先检讨检讨自己。」上了年纪的老脸绷的严肃,口气也与之前的温儒有些差别,「为什麽,要抛弃一个才三四岁的孩子?就算是有什麽难隐之言好了,也不该把罪过推至孩子身上!」

他很久以前就想这麽说了,对於抛弃孩子的父母,他每个都想要这样说上两句。特别是最讨他喜爱的罗墨心,他现在闭上眼回忆,都能够清楚的看见当初被抛弃的罗墨心脸上是多麽的单纯,还妄想着自己的父母会来接他回家。

林梅心嘴唇抖着,脸色很不好看。

院长在心里叹了叹,孩子的心伤了都伤了,都长了这麽大了才要回来认子,不管有什麽理由,都是不能被原谅的。

「为了要保护墨心,也要顾及到他的意愿,我不能把连络方式给您。也请你留下你的电话和住址,我会主动转告他这件事。」

「好。」

接过纸和笔的林梅心快速的写下了自己的资料,「也请院长能够多多帮忙,我是真的很想见到他……」

「我会的。」院长回道,接回资料,妥妥的放好。

微笑,对方给他的印象不坏,所以他也会帮忙到底的。

说也奇怪,明明这人看起光鲜亮丽的,当初怎麽还会抛弃罗墨心呢?

恢复上次看的小说-小说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