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停和严峫在2020年新时代好少年征文地毯上做哪一章 小说车

「我喜欢你你知道吗?你能感受到吗?」高易竹说着,抱的越来越紧。

罗墨心的脑袋呈现空白,根本听不到高易竹所讲的话,因为他的身体根本没有一丝遮蔽,就这麽裸露在空气之中,下身还紧贴着高易竹的大腿,这超出他承受能力的亲密让他的脑子在一瞬间「轰」的爆开了。

「高、高易竹……」抖着嘴唇,罗墨心的双手正颤抖着,不知是害臊还是惊吓,让他身体软绵绵的,怎麽也推不开高易竹,「我……我……没穿衣服……」

高易竹没有理会罗墨心所讲的话,反而是掐住了罗墨心的下巴让他直视着自己,「墨心……」低沉的叫唤着,他望着罗墨心双眼的羞涩竟有一些无法控制,在下向看些,罗墨心那粉红的唇瓣好似再诱惑他一样的一张一合,脑袋里的思考顿时打结,他侧过头便往罗墨心的唇边吻去。

从嘴角开始吻起,高易竹没有像之前与罗墨心接吻那样,直接往嘴唇攻陷。这次他先从嘴角慢慢的亲吻,用着温柔的眼神望着罗墨心,闲着的手更是主动抚着罗墨心的腰身,就要挑起他的情慾。

「呜……」罗墨心虽然没有被堵住嘴巴,但是身子却是软绵绵的靠在墙边,任由高易竹亲吻抚触,被抚摸过的地方更是泛起了异样的酥麻感,虽然脑袋里下的指令全是推开眼前的男人,但身体却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墨心,你喜欢我吗?」声音沙哑且低沉,试图蛊惑着罗墨心的感官,高易竹嘴边的热气吐在罗墨心的脸上,两人贴着的距离完全没有间隔,「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喔……」引诱着罗墨心说出自己想要的答案,他轻轻抚着罗墨心的脸,望着被他抚摸到舒服的眯起眼的人。

「喜欢……」缓缓的开口,罗墨心的自己也搞不太清楚自己在说什麽,「我很喜欢你……真的……」双手颤抖着抬了起来,抱着眼前正抚摸着他的男人,「所以不要在欺骗我了好不好……我……我……」抬起头,用着布满水雾的双眼看着男人,罗墨心心中祈求的话脱口而出。

闻言,高易竹的身子大力的颤抖了一下,也不挑逗罗墨心了,他的身子超级燥热,心情也超级激动。因为罗墨心的话,让他本来还有疑虑的想法通通挥之而去,替补上的则是罗墨心如同哀求一般的表情,祈求着他能够好好对待他的表情。

吸吮着罗墨心口中的美好,高易竹的舌头与罗墨心交缠在一起,两人的气息纷乱,互相拥抱着对方,试图从对方的身上获取更多温暖。

忽地,罗墨心睁大了双眼,两手用力一推,便把正沉溺於激吻中的高易竹推向了墙边;忽然被人推了开来,高易竹都还没反应过来,撞到了隔板,双眼还蒙胧,遍看着罗墨心慌乱的穿上衣物,身上还湿透,根本没来得及擦乾就套上了乾燥的衣服,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後冲了出去。

江停和严峫在地毯上做哪一章 小说车

高易竹没有阻挡罗墨心离去,因为在罗墨心推开他之前感受到了。

感受到那热情如火的反应。

狂奔在饭店的走廊上,罗墨心全身湿透,头发还滴着水,身上穿着的圆领衫也东湿一块西湿一块的,整个模样可以用「狼狈」两字来形容。

在几分钟前,他与高易竹在温泉的浴池内摊牌,也是高易竹主动承认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都被人蒙在鼓里,像个白痴一样的迎合别人,也像个白痴一样的喜欢上了那个欺骗他的人。

是,他喜欢上了他的青梅竹马,高易竹。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的,就在她忽然审视自己时,就发现了那块被隐藏已久的心意早已无法节制的溢出。於是他便在心里深处默默接受了高易竹这个人,在这几天几个小时的心境转换内,很神奇的他已经不排斥了这种被世俗所扭曲的恋情。

但就在刚才,高易竹承认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也是两人纠缠的开端,那就是他们童年的回忆。说在他的心中,本来就已经把这件事情埋进心底,怎麽也不会再去回想,因为这是个伤痛,他永远都不会去触动的伤口。

但高易竹却在他的面前承认这一切都是个大玩笑、大骗局,所以他的情绪在一瞬间就爆发了,他何尝不想好好对待高易竹?但这个人却三番两次的戳到了他心中最疼最疼的那块地方,割伤他不说,却又在快癒合时於伤口上洒盐,疼的他撕心裂肺、不能自己。

他也想扬起笑容一笑泯恩仇,但却又在看到了高易竹那张脸後将本来的想法远远抛到了脑後。他是怎麽对待这人的?而这人却又是怎麽回报他的?

童年,失去挚友的他过了一段极为空虚的日子,在几年後,他四处寻找着那位自己永远无法忘怀的青梅竹马,但却又在寻找到他後得到了「我已经忘记你了」这样的答案;现在,已经喜欢上那人的他,本来想好好的对待对方,却又得知了对方用着玩弄他的方式引诱自己喜欢上他,彻底伤透了他的心。

他恨透他了,却又在听到了对方真情告白後心软,因为他也得知了对方也合自己有着一样的心情、也寻找着自己,更是费尽心思的让自己对他有不同的情愫出现──听到了这些,他的怒气全部不争气的一消而散。

江停和严峫在地毯上做哪一章 小说车

高易竹抱紧着他说着情话,更衣间的热气呼呼,现在想起来他都还会脸红心跳……他没有反抗高易竹的索求,任由着他抱着、抚摸着,亲吻裸着的自己,不知为何,他竟然也蛮享受与对方肌肤相亲的感觉。

那为什麽他还会推开对方,现在还得狼狈的在走廊上狂奔?

因为他发现自己起了反应,那令他感到慌乱的反应。

身为男人的他当然也有身为男人的特有的器官,也了解在受到逗弄与兴奋时会出现肿胀的反应,而他当然也在高易竹的抚触下挺起了下身,他知道这是正常的,但却在裸体的情况下被对方看的一清二楚。

从心底忽然涌出的罪恶感直挺挺的染上了他的心口,他觉得自己是个飘浮不定的人,一会儿对着对方发怒、一会儿又因为对方的抚摸而兴奋,这样的自己竟然有让自己也厌恶的感觉,而他就是在这样的矛盾下选择推开高易竹,慌乱的穿上了自己的衣物後跑离了更衣间。

站在饭店的房门前,罗墨心还微微的喘着气,抖着手将钥匙插入房门後便推开了门,在走进室内时顺手关上了门,但他却没有锁住,因为他知道待会会有另一个人竟来,对方没有钥匙。

浑浑噩噩的走到了床边,也不管身体还湿着,便坠入了床铺之中,随意的盖上棉被,他只像就这麽睡去,好平息脑袋里乱无章法已经没有条理的思考。

几分钟过去了,躺在床上僵着身体,罗墨心他双眼紧闭,却一点也没有睡意。他的身体还热呼呼的,脑袋里一直想着高易竹,就向独守空闺的寂寞女人一般,希望自己的男人赶紧回到家里……

扯了两下嘴角,罗墨心自嘲,自己的脑袋可真的在知道自己恋爱後退化到了纯情小女生的程度……

忽地,门传出了被打开的声音,罗墨心赶紧平息呼吸,装做是睡着的样子,不想与现在正走进室内的人做任何的沟通。

双人床在几秒钟後一沉,罗墨心便知道了那人已经上了床,也准备睡去。

江停和严峫在地毯上做哪一章 小说车

快睡吧、快睡吧、快睡吧──他在心中无限的重覆着三个字,希望男人赶快进入熟睡,这样他就不用像这样紧绷着神经,不晓得男人会突然做出甚麽事情一般的堤防着对方。

但事实总与理想背道而驰,现实的情节又在一次的背叛了罗墨心的理想。

「你还没睡吧?」高易竹忽然开口,在透着微光的黑暗中他望着罗墨心的背说道,「刚才……你……起反应了吧?」

闻言,罗墨心脸一红,也不再装模作样,大声的回道:「不要说了!」接着顿了顿,深呼吸一口气,「我现在想要睡觉,什麽事情明天在说!」然後咽了一口唾液,又补充,「今天的事情请你忘掉!我什麽都没做!」

一下子表态明天再说,一下子又希望高易竹可以忘记自己今天的任何反应,罗墨心矛盾至极。

「我不在意……」高易竹的声音低沉且带着诱惑,他挪了挪身体的位置,更靠近罗墨心了些,「你不用害羞没关系,这是正常的反应……」

感受到了男人的温度及气息更靠近自己了些,罗墨心在心中无限呐喊着──我当然知道这是这正常反应啊!我活的可比你久啊!这句话。

「不要说了……」罗墨心用着半哀求的声音,希望男人可以不要再开口与他说话,「也不要靠过来……你可以睡过去些吗?」希望男人不要靠近自己,罗墨心的声音抖着,听起来十分紧张。

他可真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晚辈给压的死死,却又在无限害臊中透露出了拒欢迎合的感觉。

「不用忍着没关系。」高易竹的身子贴上了罗墨心的背,双手更是无节制的抚上了了罗墨心的身子,「有时後适度的发泄也是不错的……」蛊惑着罗墨心,高易竹的手向着罗墨心的下身探去。

睁大双眼,罗墨心没有想到高易竹会这样大喇喇地朝自己摸过来,身体还热着,高易竹的靠进没有帮助他减缓热感,反而是加重了了身体的燥热,「高易竹……你在做什麽……」抖着双唇,对着紧贴他背部的人说着。

江停和严峫在地毯上做哪一章 小说车

高易竹没有因为罗墨心的话而制止自己的动作,慢慢地撩起罗墨心的上衣後,修长的手指就这麽贴上了他胸前的凸起,慢慢的搓揉及抚弄着,「不要说话……」低哑的说着,另一只手来到了罗墨心的下身,掌心就这麽盖了上去,「慢慢的感受,我是这样的喜欢着你。」

推开他、推开他、推开他──罗墨心的心中重复想起这句话,但身体却软绵绵的,怎麽也动不了。在他的肩膀可以感受到高易竹的气息,男人青涩又有些成熟的气味围绕着他,使他无法自拔。

高易竹将罗墨心的裤头拉了下来,连着内裤一起,罗墨心的下身在棉被里顿时裸了,「放开,不要……不要……」羞耻的感觉涌上心头,罗墨心慌乱地叫着,但柔软的声音在别人的耳里听来并没有吓阻的意味,反而带着些许魅惑的感觉。

嘴唇贴着罗墨心的脖子,高易竹细细的吻着,手掌更是一把握住罗墨心的已经稍稍抬头的下身,不快不慢的柔弄着。

「嗯……」扭动着身子,罗墨心现下唯一能做的最大动作就是这个了,「不要……不要碰……」嘴中的拒绝没有停过,但身体去不争气的染上了艳红,被抚摸的乳尖也羞耻的挺立了起来,下身也是变得比本来的更加坚挺,这些迹象就像是在回应男人的抚触,他不敢相信自己会被男人这样玩弄,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体会这样敏感。

轻吻脖子的动作停了下来,随後,高易竹就像是品尝佳肴一般的吸吮着、舔弄着、啃咬着罗墨心的肌肤,「很舒服对吧?」询问,他将揉弄罗墨心下身的手变换成了撸动,捉着罗墨心已经完全坚挺的男根便是快速的上下来回摩擦。

弓起了身子,罗墨心虽然活到了二十几岁,但这样的性事却一次也没有过,连自己抚慰自己的次数也没几次,而高易竹如此快速的摆弄,那致命的快感便从下身如同电击般窜至全身,「啊……你、你不要动……呜……我已经、已经……」慌乱地说着,身体颤抖的速度愈发快速,男人的抚弄没有节制,不带一点留情的疯狂刺激着他,快感来的很快,他那不曾有过多少次高潮经验的身子更是承受不住,倒抽了一口气,接着呻吟,他便将自己的精华全部泄至男人的手中。

手中充满着罗墨心的液体,高易竹看着眼前的人高潮的模样更是无法淡定,这个情景不知在他的脑袋里上演几次了,现实的中亲眼所见比幻想更加震撼,完完全全冲击了他的感官,久久无法自拔。

将罗墨心的身子翻了过来,高易竹以上位者的姿态跨坐在罗墨心的身上,把盖在罗墨心身上的棉被甩至一旁,罗墨心白皙的身子便映入眼帘,因为不久以前的慌乱而使衣服凌乱的挂在罗墨心的身子上头,这情景更是刺激着他的感官,使他的呼吸更加粗重了些。

被人翻转了过来,罗墨心正式的与高易竹四目相交,心底的羞耻忽然倾巢而出,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高易竹的抚弄下高潮,还出现了各种淫荡的反应,这样陌生的自己,令他害怕。

「不要看了……不要看了!」无法忍受高易竹如同烈火般的视线,罗墨心双手遮着脸,哀求着高易竹,「你为什麽要这样……为什麽……」啜泣着,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对罗墨心的冲击力道可是十足十的强大,他无法承受的哭了出来。

江停和严峫在地毯上做哪一章 小说车

低下身体,亲吻着罗墨心眼角流下的苦咸的液体,高易竹温柔的抚着罗墨心的身子,希望带给罗墨心一些安抚的作用,「我说过我喜欢你吧?你也喜欢我。」前一句是疑问,後一句则是肯定。

「我不喜欢你……不喜欢你了……」罗墨心赶紧否认,如果他不喜欢他的话就不用做出这麽多羞人的举动了吧?

堵住了罗墨心的嘴唇,高易竹吻的粗重,就像惩罚着罗墨心一般,让他无法开口否定他的心意,「不准说你不喜欢我。」霸道的说着,高易竹一把将罗墨心挂在身上且可有可无的衣物给脱了下来,经过了这的动作以後,罗墨心就真的是全裸着的了。

不给罗墨心反抗的机会,高易竹的手又捉住了罗墨心因为高潮过後有些疲乏的下身,另一手沾满浓液的液体更是往罗墨心臀沟探去,接着含着罗墨心的乳尖吸吮,三方面的刺激着罗墨心。

快感来的又快又急,他的脑袋轰的一声爆了开来,「哈──啊……不要这样……受不了……受不了──呜!」凌乱的摇着头,他的胸前随着男人的吸吮而泛起一阵一阵的酥麻,下身因为男人的揉弄变得又硬又直,最令他承受不住的是,男人竟然将手伸向了他的後头,抚弄着他敏感又禁忌的後庭。

高易竹将罗墨心所射出来的液体均匀的抹上了後庭上的皱褶,接着便在他认为已经沾满液体以後将食指给伸了进去。

「你!」瞪大双眼,罗墨心瞪着正叠在自己身上玩弄着自己身体的男人,「抽出去!抽出去!」他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麽快就来到了这一步,还没有经过他同意的入侵了自己的身子。

罗墨心也是个成年的大人了,没有碰过这方面的事情也多少有听过,况且在咖啡厅内还有那两位「准基友」,所以高易竹所对他做出的动作意味着什麽他当然都了解。所以他奋力的反抗,不希望被人家给蹂躏了自己的身子。

「为什麽要放开?」高易竹询问着,食指抚弄着罗墨心意外柔软的内壁,搔刮着他的肠道,就是要带给罗墨心更多的快感,「我也很想要你啊……你都舒服过了……」说完,高易竹又轻轻松松的滑进了第二根手指,「呐……这麽松软的後头,你肯定也很想要吧?」

说着羞人的话,高易竹可一点都没有害臊。反观罗墨心,他简直没有想到高易竹会在床上变了一个人,尽说些让他听不下去的言语,脸上的表情也带着满满的情慾,与平常的他有着不同的滋味。

忽地,高易竹的手伸的更近了些,手指顶弄到了一点,罗墨心顿时弓起身子,连话也说不出来,高分贝的呻吟出来。

江停和严峫在地毯上做哪一章 小说车

高易竹与罗墨心两人都愣住了,前者是沉浸於後者的风情万种;後者则是呆愣於前者的顶弄所带来强烈的快感。

「你、我……那里……」罗墨心慌乱地说着,刚才那一阵陌生的快感让他反应不过来,「这、这是怎麽回事?」

高易竹没有回答罗墨心,反而抽出了埋进罗墨心下身的手指,接着又带着些许力道刺入。这次他所顶弄的地方便是罗墨心刚才很有感觉的那一点。

高易竹忽然的退出又快速的进入让罗墨心反应不过来,等他有了感觉以後,便是下身被高易竹快速的用手指进出的那刻,「啊──好麻……好麻……」呻吟着,他不晓得为什麽身体未有这样的反应,在下身的顶端更是流出了透明的液体,随着男人的顶弄流的越来越多。

看着罗墨心沉浸於快感的模样,高易竹也忍受不住了。经过他的抚弄,罗墨心的後庭早已被分泌出来的肠液搞的湿湿黏黏,抚弄着的穴口也松软至极,已经是他可以轻易进入的程度了。

将抽动的手退了出来,高易竹急吼吼的将自己的裤子及衣服脱下,精壮厚实的身子顿时暴露於空气中,下身的肿胀更是布满青筋,胀成了红色,又粗又大。

捉住罗墨心的腰,高易竹没有先行预告,便用力的将下身挺入罗墨心的後庭。

两人几乎是在同一个时间发出呻吟及低吼,罗墨心没有想到高易竹在拔出手指後顶替上的竟是「真枪实弹」,肠壁被紧紧填满且顶到摄护腺的那点让他快感无限涌上;而高易竹则是被罗心湿热柔软的肠壁给刺激到了,他的下身全部没於罗墨心的身子,前所未有快感让他低吼出声。

两人都是低一次进入别人与接受别人,各自都被强烈的快感给淹没。

「啊──好胀……好胀……」罗墨心的手抱住了高易竹的肩颈,无法控制自己的高声呻吟。

高易竹则是捉住罗墨心的腰快速的摆动着臀部,一下一下都顶到了罗墨心最敏感的那处,他也被紧实湿滑的内壁给夹的销魂,被无法自拔的抽动着。

江停和严峫在地毯上做哪一章 小说车

忽地,身体一僵,高易竹将男根全部插进了罗墨心的後庭,结实的顶住罗墨心的敏感点,「呃啊──」颤抖着身子,射出了一波又一波的浓液,将种子全部喷洒於罗墨心的敏感点。

「呜啊啊──」罗墨心感受到了又热又烫的液体喷洒於自己的身子内,刺激着他也僵直着身子与高易竹一同走向了高潮之中。

室内弥漫着淫糜,两人各在对方的身体索取到了初次的感受。

年少的身子总是经不起快感的诱惑,室内在不久之後又开始了另一波的热潮,直到两人餍足以後,已是很深很深的夜了。

从双人床上坐起,罗墨心的脑袋还在炸裂的状态,转过头,望着躺在身边的男人,他现在的状况只有简单的两字可以形容──悲剧。

轻轻的推了男人两下,男人回应他的只有均匀的呼吸声,睡得十分入眠。也难怪,经过了一个晚上的翻腾,年轻力壮体力十足的人也会累得像头牛,沾上了棉被後便是呼呼大睡。

抖着双手,他控制着想要掐死男人的冲动,深呼吸了两口气,脑袋回想着一个小时前室内的香艳激情,脸上顿时染上了一抹红晕,又深呼吸了两口气,他轻巧地跳下了床,穿上了衣服,往门口走去。

他的心婉如明镜,从来没有像这样透彻过,因为就在不久之前,他被人给吃了,生吞活剥、不带碎屑的那一种。打开门,走出了房间,走廊上的明灯顿时照射在自己的身上,头发还乱着、身体也东青一块、西红一块的,模样十分的狼狈。

叹了口气,整理了仪容及服装,他知道自己得找个心灵导师,好来缓解心中的矛盾及不平衡。虽然他有「冷静」的自知,但他相信,现在只要有人对他说出「类关键」的字词,那麽他肯定会立马起身去和高易竹拼命……

走在走廊上,他想去找莫笙秋,因为莫笙秋是他在咖啡厅内为二能够谈心的人,这些能够与他聊天或是一同炖煮心灵鸡汤的人有两个,一是刚刚所说的莫笙秋,二则是店长叶羽丰。

江停和严峫在地毯上做哪一章 小说车

现在时间是下午三点,他拿出手机传了封简讯给莫笙秋,内容大致上是写着自己有事想和他说说,如果他还没睡的话希望能够和自己小聊一下──结果简讯很快就回传了回来,但内容却让他不知所措,简讯的字词很简单,他无法搞清楚这是什麽意思,萤幕上显示的几个不相干的字词和注音符号让他完全无法理解,要不是那几个汉字提醒着他看的是中文,要不然他可以为现在传来的简讯是从好几光年远的火星传送来的火星文……

将手机放回口袋,罗墨心勾了勾嘴角,既然还能这麽块回传简讯的话应该是还没睡,他也看不懂简讯里写的是什麽,或许是莫笙秋在恶作剧,他们两个人常常搞这种恶趣味,让人好气又好笑的恶趣味──自各儿做了解释,他加快了往莫笙秋房间路程的脚步。

思绪又飘荡回去,他想到了高易竹这个人。

本来他对高易竹的态度是退避三舍,因为他冷漠又是颜面瘫痪的患者,令人很难靠近。後来,他对高易竹的态度则是不满,因为他恶劣的话语让他伤心了一段时间,久久无法平复。靠近现在,他对高易竹的态度变成了迷惘,因为高易竹竟然像自己告白,而自己竟然对对方有了不同的好感,这是让他最惊讶的了。

就在方才的几个小时内,他的心情经过了暴怒、疲累、紧张及放荡。

他现在完完全全的被高易竹占有了,从里到外、从身到心。高易竹在床上的态度很热情,与平常不同,床第之间的技巧也不差,让他十分舒服。而他在一个小时前的翻云覆雨之中也没有去反抗对方,可能是心魔作祟,他并不想逃离高易竹的抚触……结果落得的下场便是被人吃乾抹净。

他是喜欢高易竹的,而高易竹也喜欢着自己,他知道自己的心意,也觉得他应该要看开点,就这样接受对方的感情及自己的感情会是最好的。但是他很害怕,不晓得原因,他也无法形容,在那快感连连的交缠之後,他对着躺在身边相貌刚直的男人便出现了害怕的情绪。

他觉得自己不该这麽轻易的就献出了身体,他才与这人感情交流多久?就像白痴一样傻傻地不懂反抗,被男人抱着就全身热呼呼、被男人亲吻就酥麻的要命,更别说男人对自己的抚摸和挑逗了,他跟本无法抗拒这样的快感,只能沦陷於其中不能自拔。

虽然他依然想要让事情从头来过,或者是想要一把就把高易竹给掐死,但是这些只局限在脑袋内的想像。在现实生活中,他必须去面对这些问题,不管他平常表现得有多欢脱和多白痴,这些都是他得去害死脑细胞所要思考的事情。

所以他必须找到莫笙秋,只有这个过来人才能给他意见,让他现在看似平静的心灵有所解脱,他认为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若是找不到人和他沟通或是倾诉,他认为这平静马上叫要被飓风豪大雨给取代。

停下了脚步,罗墨心站在莫笙秋的饭店房门前,他敲了敲门,发现无人回应,接着便按下电铃,然後又等了几秒,就在他要再按下地按次电铃或敲门之前,挤道细微的声音隔着门板给让他听到了。

江停和严峫在地毯上做哪一章 小说车

「嗯──别顶了,肯定是墨心……」

「我不是要你发简讯告诉他你累了吗?呃,你别动!」

「你、啊!你这样一直顶我……我怎麽可能好好打出简讯啊!」

「那就不要理他,我们继续……呼──你紧张的时候总是夹得特别大力。」

「搞、搞什麽!别让墨心等啦……我会──不、好、意、思──」

扯了扯嘴角,罗墨心发现他好像打扰到了人家,俗话说的好,打扰人家滚床单可是会被马踢的──好吧,没有这句俗话。忽然笑了,他一想到莫笙秋在床上被折腾的样子他就好想笑,嘛……他觉得自己应该要识相一点给这俩对即将要新婚小俩口一点空间,别再来吵他们了。

「你们慢慢来,我不找你们了!」对着室内大吼,罗墨心说完以後也不管房间里的骚动,回过身子便是头也不回的走了,不带走任何一片云彩、潇洒至极。

下身开始泛起了酸疼感,虽然高易竹在进去之前有做足前夕,但是他那无节制地索取也他喘不过气来,後头肯定是又肿又红,刚起床还没有感觉,但走了一段路後疼痛便浮现了,他相信再继续走下去,他的菊花肯定会对自己闹脾气……

叹了口气,罗墨心赶进提着脚步前往叶羽丰的房间,现在店长是他唯一的精神支柱,若是在这个漫长的夜晚中,他只能孤孤单单的走过,那麽隔日的他肯定没有精神,他可是连自己的身体都保养得很好的人,一点都不马虎。

靠近店长房门的门口,罗墨心挑眉,他发现店长房间的房间门没有关好,从缝隙中透露出来的光线也十足的强,他认为叶羽丰应该是还没睡着,只不过用的比较完罢了。

又走得更靠近了些,罗墨心隐约听见房间里出现骚动,只不过没有像莫笙秋那间那麽大声,这声音混合着喘气、压抑,听起来让人想一探究竟。

江停和严峫在地毯上做哪一章 小说车

当然,我们活泼可爱的罗墨心肯定是好奇得不得了,「店长我进去了罗……」小声地说着,便畅开了半开的门,走了进去。

罗墨心呆呆地站在原地,内心顿时凌乱了,在山崖上,心中的小人正无限的吼叫着,就像要吼出心中的不满,及所受到的惊吓。

在罗墨心的眼里,看到的是半裸着身子的叶羽丰,跨坐在男人的身上,腰身好似水蛇一般的扭动着,他的身体底下压着的则是高易竹的哥哥,高易木。

「请问你来我们房间有什麽事情?」躺在床上的高易竹冷冷地说着。

趴伏在高易竹身上的叶羽丰忽地转头,与罗墨心对上了眼。

顿时,罗墨心觉得在他渺小至极的朋友圈里,已经没有所谓正常的人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