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党的群众观点是什么高速车_小说车

大阳高挂,虽然气候已经由秋转冬,但今天仍是个风和日丽好天气。罗墨心背着背包,背包里装满了三天的换洗衣物,他的脸上挂上了最璀璨的笑容,这是他第一次出外旅行,也是第一次与朋友和同事出外旅行。

他从国小一次的户外郊游後就都没有出游的经验,国中、高中、大学所办的毕业旅行也通通没有参加,原因不是没钱就是没钱。所以那天莫笙秋向他和高易竹邀请一同旅行後,他可是一个晚上都没有睡。没有睡的原因不外乎是兴奋……但更多的是烦恼。

说到烦恼罗墨心就大大的叹了一口气,向身边望去,看了看站在自己身旁的高易竹他就有种说不出来的惆怅。这人小时後是多麽的软萌、多麽的惹人疼,怎麽过了十几年没见,就长的跟竹子一样的高挺,身边的周围还带着一圈寒气,又在他一个不注意时,夺走了自己的初吻……

初吻……初吻……初吻……

天知道他还「在室」啊!

他怎麽都没想到高易竹竟然是个对男人有兴趣的人,他一直以为整个咖啡厅最安全的就是他和店长,没想到这人竟然也是让整个咖啡厅从洁白的纯情陷入脏污的人!他可是因为高易竹而失去了人生中最宝贵的东西,所以一怒之下,他便趁着在等候通知的这几日,每夜搌转难眠的空隙中对了整个咖啡厅做出了一番见解。

首先,咖啡厅的两大魔王为「龙悟」和「莫笙秋」,两个人大喇喇的个性早就把罗墨心给雷晕了好几次了,所以他也不怪那两个调情不知羞耻的人。而店长怎麽看也不是,这种温柔的好男人是不可能搞基的,所以店长和他一样被盖上了正常人徽章。最後则是高易竹,他可是一直认为这人虽然难相处了以点,和他以往的记忆让她伤心了点,可真没想过高易竹也是个「基情」贡献人啊……

而最令他恐惧的是,各种研究显示,高易竹所暗恋的对象竟然就是「罗墨心!」──没错!就是他!

这事情从接吻开始,高易竹对他的转变也是从那天开始的,有句俗语这麽讲的「好事不成双,坏事总是接二连三」,而他罗墨心,竟然连个好事都没见到,坏事就这麽排山倒海而来,把他给吓个措手不及。

高易竹对他的态度从本来的冷淡至极,变成了满满的关怀,对的!就只关怀他一个人。他发现,高易竹开始注意起自己的情况,不管它需要什麽东西,高易竹总是再第一时间就可以拿出来给他。

想到这里,罗墨心额间的汗水就这麽从脸颊滑落了下来。

abo高速车_小说车

「热了吗?」低沉的男音穿进罗墨心的耳朵里,伴随着乾爽的毛巾一同出现,「在等个一下吧,火车马上就来了。」发声者用着毛巾将罗墨心脸上的汗水给擦拭乾净,接着又递了一瓶矿泉水给罗墨心,「先喝个水,缺水就不好了。」用着无起伏但听的出来是表示着关心的说着。

呆呆的扭开手中的矿泉水,罗墨心可真有点渴了,他喝了一口手上冰凉的饮用水,忽然升起的热意就这麽被压了下去。

忽地,罗墨心心中的小人开始用力的狂吼着,伴随着惊滔骇浪,那悲惨的怒吼声在心中无限的回荡着。

对!就是这种情况!高易竹对他的关心简直是前所未有、空前绝後!他对他的关心根本就超过了朋友之间的嘘寒问暖,他都来不及反应,两人中间的空隙及热度就一瞬间跳跃成了情人的等级……

最令他感到无力的是,他每次想要对着他表明不用在这麽「关心」他一个人了的时候,一转过头,看到的总是嘴边带着微笑的高易竹……天知道他对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抵抗力是最不足的啊!

於是苦逼的他,怎麽样也没有办法对高易竹说出残忍的话,只能默默的接受他全部的温柔……

「呦!两个人打的正火热啊?」

耳边传来了个微小的声音,那语气不是普通的欠揍,「莫笙秋……你给我安静……」咬牙切齿的说着,罗墨心的眼角还不时撇向高易竹,不希望他还在注视着自己,「我说过,我们两个没戏!你不要想要帮自己找同伴了!我绝对不会搞基、绝对不会搞基、绝对不会搞基!」表明自己的立场,还越讲越激动,最後重复的那六个字还不小心讲了大声。

站在莫笙秋不远处的龙悟看见了正交头接耳的两人,好奇的也靠了过来,「什麽搞基?谁搞基了?」好奇的问着。

「就罗墨心跟高易竹啊,他们两个的关系你都没有看到吗?亲密了很多呢!」莫笙秋与龙悟分享着八卦,虽然声音细微,但语调却抑扬顿挫,十分活泼。

「喔?或许只是他们俩个人感情是突然变的比较好吧?」

abo高速车_小说车

站在一旁的罗墨心被华华丽丽的无视了,两人开始认真的讨论了起来。

「不是不是不是,我前几天不是到高易竹他的租屋处吗?然後我发现罗墨心竟然和他住在一起!」闻言,龙悟挑眉,表示兴趣十足,莫笙秋见状,更是认真的叙述着罗墨心与高易竹之间的绯闻,「重点是,我一踏进高易竹他家,就看到他正把罗墨心逼到墙角,接着就帅气的侧过头吻了下去……」比了个大拇指,莫笙秋边说边称赞,「我都不知道看起来冷淡的高易竹会是这样的人啊……两手牵制着罗墨心,然後眼睛里满满的深情,动作超级大男人,就这样对着对着罗墨心的嘴巴……吻了下去!」

「不错,原来高易竹是我们的同志,我一直以来都忽略他了!」龙悟打趣的说着,边说还边不忘用暧昧的眼神看着罗墨心,「下次找个时间找他出来喝个两杯,顺便问问他是怎麽把到罗墨心这样少根筋的人……哈哈哈哈!」

两人的对话似乎告一段落,在一旁「旁听」的罗墨心顿时风中凌乱。在他们两个眼里,他和高易竹的关系从本来的暧昧顿时提升到了准情侣关系……

「莫笙秋……龙悟……」罗墨心出了声,才让讲得正开心的两人发觉到有这麽一个人站在他俩身旁发火,「我们两个真的没什麽……只不过关系好了些罢了!」给了两人大大的笑容,罗墨心扯了扯嘴角,忽然就笑不出来了。

「你们三个围在这里做什麽?」站在远处就看见罗墨心和莫笙秋他们围成一圈不知道在讨论些什麽,叶羽丰好奇的凑了过来,「讲的好像还蛮开心的。」意思就是说,要不要跟我分享一下。

本来就很会看人脸色的莫笙秋一下子就活了,他比手画脚的对着店长说着罗墨心合高易竹之间的关系,两人所发生的事情在莫笙秋的嘴里从暧昧变成了准情侣,最後则成为了热恋已久却不敢向大家表态的苦逼恋人……

莫笙秋到底是怎麽样的神理解程度才会把他和高易竹给解释成这样的啊──心中的小人正怒吼着,罗墨心忽然觉得他的心之高原被几百只草尼马给相继踏过。

「店长,听我解释,我们两个真的什麽关系都没有。」正色,罗墨心在叶羽丰面前摆出了从来没有过的坚定,「所以流言蜚语什麽的都不要去听,特别是容易被扭曲的绯闻什麽的,也都不该被相信!」

笑了笑,叶羽丰的神色十分温柔,「我觉得还好啊,你们两个本来关系就冷淡,现在慢慢变好,也不是坏事。」然後温柔的揉了揉罗墨心的头发,「而且高易竹也是挺好的一个人,你要好好把握啊!」用着正经的口气说着。

听着前半句,罗墨心就快泪流满面,接着後半句便直接将他打入了十八层地狱。连店长都这麽误解他……那他还不去撞豆腐自杀算了……

abo高速车_小说车

「怎麽了?你们在聊什麽?」从罗墨心後头传来了声音。

「啊,男主角来了。」莫笙秋看着站在罗墨心後头的高易竹说着。

语毕,本来围在罗墨心身旁的三人一同倒退了三步,无事一般的鸟兽散。

「你们刚刚在聊什麽?」高易竹对着罗墨心问道。

「没事……我们什麽事情都没聊。」罗墨心的语气好不悲惨。

忽地,伴随着高分贝的噪音,火车停靠了月台。

现场的几个人集合在一起後便一同进入了列车中,开始了旅途。

外头的风景正快速的替换着,如同油画般的景象让人来不及捕捉画面,就只能放手让那些风景成为失去的美好──坐在靠窗处的罗墨心呆呆的望着车窗,手中捏着火车票,脸色不是普通的糟糕。

「唉──」叹了口气,罗墨心举起手,仔细的看着车票,接着又放了下手。

莫笙秋真是个老奸巨猾的人,就一次被他撞见的误会,两个人就这麽被他撘上线,现在不管做什麽事,他都得和高易竹在一起才行。

abo高速车_小说车

转过头,看着闭着眼补眠的高易竹,罗墨心的心底就涌出了各种不同的情绪,「明明小时候是这麽活泼可爱,为什麽长大了差这麽多……」低喃,仔细的看着高易竹的面容。

小时候,高易竹长的水灵又可爱,更别说他那呆呆的样子了,可真的是会让人想疼进心坎里呢……结果过了十几年,那个小巧、软软、可爱的高易竹不再复见,反而是换上了一脸男人味十足的脸蛋,成熟的脸孔及五官组合都是和小时候相差甚远的。

又坐得靠近了些,罗墨心默默的比着两人的身高,「唉!」又是一阵叹气,对於两人的身高差,罗墨心可是一直以来理解不能的。明明小时候高易竹长的不高,比同年龄的小孩还要矮上了许多,但现在就这麽硬生生的高了他两个头……他又想到了以前曾经有人对他说过,青春期的男孩都会一下子长高许多,看来套用在高易竹身上可真是完全符合啊!

接着看了看自己的身高,罗墨心觉得自己可能是连青春期都没到,就直接进入成年了……一百六十五公分伤不起……伤不起啊!

眼角不经意的撇过了高易竹的双唇,罗墨心脑袋里被封埋住的景象又全数窜了出来。那时高易竹身上散发着他从未见过的气场,四周围都热呼呼的,整个脑袋线路全数中断……於是高易竹便稳上了他的嘴巴,和他接吻了。

说真的,和高易竹接吻的感觉并不讨人厌,至少不会让他有反胃的感觉,虽然被人打断,让两人的嘴唇没有贴紧多久,不过在事後想起,罗墨心都不禁脸红心跳,整个小心脏都不知道紧张到哪儿去了。

他想了很久,怎麽也想不出来高易竹那个吻的意义是什麽,他觉得自己的性向正常,超级、超级、超级正常,但却也不排斥这样与同性接吻的感觉。而高易竹的心境则他最想揣摩的,到底为什麽在那个情况下,高易竹到底是为什麽吻了他?是因为好玩吗?因为想捉弄他?还是因为……他喜欢他?

脑袋突然像是被电到一样的震了一下,罗墨心想到了高易竹那天主动与他和解,又衔接上了那个吻,最後想到了那天以後高易竹的反常……接着通通都连接在一起了,他瞪大双眼,望着坐在身边与他靠的很近且年纪比他小看起来又比他成熟的男人,心脏不禁露了一拍,接着高速的跳动着。

他这麽紧张做什麽……为什麽会有这种不知名的感情?高易竹只不过是他小时後的玩伴,就算长大再次重逢好了,人事已非,高易竹再也不是那个时候的罗竹心,而他却还是当时的罗墨心……他觉得高易竹是个完全陌生的人,完全不能以他小时候的记忆去评断这个人,因为他们压根儿是不一样的存在。

接着又动了动自己最近不怎麽使用的脑袋,罗墨心发现了自己似乎不是真正讨厌他这样一个人,对他的吻也不排斥、对他的笑容而感到措手不及,心情会因为他忘记了自己而感到伤心失落……这样的感情……这样的感情──

摇摇头,罗墨心不敢再想了。

abo高速车_小说车

「唉──」又叹了口气,这是上火车以来第三次叹气了,罗墨心眼底眉间全是困扰,而这样困扰的视线全数投向了高易竹的脸上,他现在的行为根本就像少女一样,竟然会看着一个人的脸,做出了各种不同的推论。

他真的是疯了,完完全全的疯了!竟然会为了一个人浪费了自己这麽多的脑细胞,就为了得到一个连自己都无法苟同的答案!真的是大反常啊!

「高易竹啊──高易竹,你到底是怎麽样的一个人?为什麽会忘了重要的事,还做了这麽令人心烦的事?」文青了起来,罗墨心自言自语着。

不料,坐在他身边的男人慢慢的睁开眼睛,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他。

对於高易竹的反应,罗墨心可是下了一大跳,是因为他所讲的话高易竹才醒来的吗?他可不要啊!这样怪丢脸的!

高易竹还是没有做出什麽动作,反而是双眼直视的眼神更加更深邃,就这麽不带一点隐藏的望着罗墨心,赤裸的感情就这流露而出,「墨心……」低喃,沙哑的语调从嘴中溢出,还在半梦半醒之间的感觉十分的明显。

被开了口的高易竹吓了一大跳,罗墨心这才发现两人的距离十分的靠近,中间的间隔只有几公分。心跳漏了一拍,罗墨心不晓得为什麽自己会不知不觉靠着高易竹这麽近,於是便侧过身子,想要拉远两人的距离。

但现实总与理想背道而驰,高易竹的手不知道何时抚上了罗墨心的後脑,正轻轻的搓揉着。高易竹的目光还是有些涣散,只不过这次射出的视线不是普通的柔情,搭上抚摸的动作,与热恋中的情人一点两样都没有。

罗墨心简直傻了,高易竹手掌心的温度就这麽传了过来,两人的呼吸声就这麽各自的互鸣着,现在的动作可不是暧昧两个字就能解释的了。

轻轻的按压罗墨心的後脑,使他靠进自己,高易竹理所当然的微微侧过头,对着随着因为被受外力而推向自己的罗墨心嘴上那红通的唇瓣吻了上去。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罗墨心不敢相信高易竹竟然这麽大喇喇的贴了上来,这里可是火车啊!重点是他可没有答应要让他亲啊!为什麽每次他都是在无法反应的情况下被人强吻!

abo高速车_小说车

双手推挤着高易竹的胸膛,罗墨心试图推开半梦半醒的高易竹,希望他不要在这麽玩弄自己了。

於是两人的嘴唇就这麽因为罗墨心的推挤而分开了。

罗墨心双唇微张,就要开口讲话,但一个不注意,高易竹的嘴唇又贴了上来。这次不像先前是单单两对唇瓣紧贴,而是嘴唇被人含住,无法闭上。

「呜!」惊呼,罗墨心不敢相信高易竹会对他做出第二次接吻的动作。

不过罗墨心可是连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高易竹便带着强制性的压紧两人之间的距离,舌头更是肆无忌惮的深了进罗墨心的嘴唇里,刷过了罗墨心口腔内的所有,就像要品尝尽他的味道似的,与罗墨心的舌头纠缠了起来。

晕晕、热热的感觉从脑袋先开始浮出,罗墨心觉得自己的身体软绵绵的,他从来没有这麽吻过别人也没有这麽被吻过,这样强大的刺激让他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只能随着高易竹的主动去接受他的攻略。

本来只是舌头入侵,最後竟演变成了吸吮,罗墨心迷乱的望着高易竹,而高易竹半眯着眼的表情并不像平常那样冷着的脸,反而是注入了更多的活性,更加的不一样。

两人的嘴唇分了开来,在分开的过程中还牵出了透明的银丝,那模样好不动人。

眼神慢慢回覆了明亮,刚刚那如梦似真的吻让高易竹彻底的醒来,接着映入眼帘的则是嘴边湿滑着、双眼朦胧的罗墨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