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她又白又大的奶舅宠小说禁

在一间透天厝内的客厅里,罗墨心静静的坐着,看着桌子上所放的一杯热可可,和一块精美诱人的年轮蛋糕,他心中无法淡定,然後又撇眼望向坐在他前方的男人,他的又更无法淡定了。

「那个,请问一下,你把我大老远带来这里是什麽意思?」罗墨心全身的肌肉是绷直的,他望着眼前的男人说道,这人对他现在的情况来说是个危险的存在。

「没什麽,就想跟你谈先事情。」男人说着,接着端起桌子上的咖啡,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顿时,罗墨心的理智就好似风中烛火般的忽熄忽灭。

什麽叫做「谈些事」?这叫做绑架吧?谁来告诉一下他啊,这的的确确是绑架吧?他没理解错误吧?

「先生,你这样有点太超过了。」拍桌,罗墨心站起身子转过身来便往门口走去,「我自己叫计程车回家!不用送了!」接着握着门把,边转还边在嘴里低喃着骂人的话语。

才刚踏出门口一步,罗墨心就被人用力的拉了回来,没来得及尖叫,他便被人举了起来,受到太大惊吓的他还没回过神,接着迎接他的便是刚才才坐热没多久的沙发垫。

「龙──悟!你不要太过分了!」罗墨心用力的叫着,从沙发上翻起身子,捉着把他丢进沙发里的那人的脸便是一拳。

确确实实的感受到自己现在所面临的危机,罗墨心一个跃步跳下沙发,接着又踢了才刚被他结结实实揍了一拳的人一脚。

全身的怒火通通涌起,罗墨心边走边爆粗口,他虽然小身板,但却也不是好欺负的,而现在竟然被人强行带到陌生的住处,接着又被抱着丢进沙发里!这是什麽意思?是他要被人非礼了吗?

「我没有要对你怎麽样!」龙悟从地板上站起,被踢了一脚的腿现在还有些酸麻,「我只是想问你一些笙秋的事情。」

舅宠小说禁

「啊?」罗墨心愣了愣,接着回头望着龙悟,「你说小笙?」

点头,龙悟眼神有些暴躁的看了罗墨心一眼,「要不然我把你带来这里做什麽?」接着哈哈的笑了两声,「你觉得我会对你这种身板的人有兴趣?」的嘲讽着。

大力的吸了两口气,罗墨心不想起太大的争议,只想快些儿厘清真相,「那你把我带来这里做什麽?你不会找个餐厅什麽之类的在一起讨论吗?」接着用手指着龙悟的脸,放大音量的提醒,「你给我後退一点,你别对我有任何妄想!」

咬着牙退了两步,龙悟不晓得罗墨心究竟是想到哪里去了,他现在烦的都可以拆了一整栋房子了,竟然还再这里跟一个二缺对质……他真是神经病发作!

「我没想这麽多!因为事情有点急,所以就直接把你带过来了!」龙悟解释道,他可真的没有对罗墨心有任何非分之想。

「你骗人!」罗墨心大声的否认,接着抖着手指指着龙悟的脸,「看你这一张禁慾过度的脸就知道,你肯定要对我做出什麽出轨的事情!」然後拿出手机作势要拨出电话,「小心我打给小笙,看他还不过来把你大卸八块!」

耸肩,龙悟满脸不在乎,「你打啊,我都联络不到他了你怎麽可能联络的到?」

脸上挂满黑线,罗墨心不晓得为什麽脑子里会联想到「你叫啊!叫的在大声也没人会来救你!」这句话……

於是,罗墨心便照着观众要求的拨了莫笙秋的电话。

龙悟则老神在在的站在一旁看着他听着手机话筒。

接着,手机的另一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舅宠小说禁

──「喂?墨心吗?」

接通了。

「小笙!快来救我,我被你家──」

话都还没说完,手机就被人抢了过去。

抢过手机的龙悟激动的对着手机大吼,「喂?笙秋吗?我是阿悟,你有听到吗?喂?」

然电话就被挂掉了。

嘟嘟声从手机听筒内传了出来,龙悟与罗墨心一同沉默了。

「啊啊啊啊啊──」大吼,龙悟将坐回了沙发上,整张脸满满的都是懊恼,「他到底是想怎麽样!」说着,用力的握着手中的手机。

看着自己才刚服役没多久的新手机就快被人压爆,罗墨心在一旁弱弱的出了声,「那个……我的手机……嗯……」说完,龙悟就将他的手机抛了过来。接住手机以後,罗墨心便刻意选了个与龙悟靠的最远的位置坐下。

「那个……现在是什麽情况?」罗墨心发出小小的声音说道。

龙悟则用手按压着太阳穴,咬牙切齿的回答,「笙秋他离家出走了。」

舅宠小说禁

愣了愣,罗墨心又问道:「他本来都跟你一起住?」

「废话!」龙悟像罗墨心抛了个「你是白痴吗?」的眼神,接着续道:「我们是情侣,当然住在一起啊!」

「喔……」罗墨心回应,他打从心底就不想知道同性交往者的生活方式,「可能小笙只是想出去住一下子……」

「但是他没跟我说!」无时差的接上罗墨心的话,龙悟大声的喊着,连身子都挺直了起来。

受到惊吓的罗墨心则更用力的缩向一旁,用着如同蚂蚁般的声音道:「他又没必要跟你讲……你们之间只是情侣关系啊……」

接着,龙悟便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坐在沙发上。

是这样没错啊……他们只是情侣关系……

两人从认识到现在过了十年的时间,这些时光里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他们就这麽同居生活了十年,这些年来他连莫笙秋的人际关系或是家庭组成从没关心过,就这麽安稳的与这个从路边捡回来的陌生人相处到熟悉,最後成为恋人。

谁知道他当时是怎麽想的?

直到现在莫笙秋忽然消失不见他确切才了解,原来他对莫笙秋除了生理上、心理上,其他一概不知晓,因为日子过的安心,两人活的安稳,让他就这麽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莫笙秋也会一直在他身边一同生活着……

在一旁坐着的罗墨心看着龙悟颓废的表情忽然有一点不忍,於是便开口安慰道:「嗯……不要沉着一个脸嘛──气氛多凝重啊,你看看……」只不过狗嘴通常都吐不出象牙,於是这样一句安慰的话就成了十足十的讽刺与风凉话。

舅宠小说禁

龙悟果不其然的向罗墨心斜眼一蹬,眼神中尽是流露出「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的神情。这样的眼神直接攻击到罗墨心最脆弱的那一点,於是他便又默默的挪了挪位置,到更远的地方安静的坐着。

发呆与等待总是特别长的,罗墨心在等待着龙悟「什麽时候停止思考」与「什麽时候要放人」等到都发慌了,他忽然了解到无聊是可以让人发疯的,就某方面来说,对罗墨心这种坐不住与话痨的属性来讲,要他安静的坐在一旁等於是要了他们可怜的小命,於是罗墨心再怎麽样也坐不住了,他用着最细微最轻慢的声音小声的问道:「那个……你要不说说小笙在离家出走之前和你发生了什麽事情吧?这样空坐着也不是办法……」你会害我无聊到失心风。

「嗯……」龙悟一只手捂住双眼,靠在沙发上支撑着自己的头,他的声音听起有点疲累又有点懊悔,「那天我们在後台起的争执你也看到了吧?」

点头,罗墨心无声回应。

看了罗墨心一眼後,龙悟便继续说道:「那次的争执是最严重的一次,平常我们只是把这个当作是生活情趣,就像是太无聊来演个戏放松心情那样……怎知道他会突然就这麽爆发了!」

罗墨心扯了扯嘴角,完全不敢相信这两人可真的把「起争议」当成「生活情趣」来看待,他可一直以为把争吵当有趣是他与店长嬉笑中开玩笑的定论,没想到事实可真是如此。这也太不科学了吧?到底是谁会把让人心烦意乱的事情当作生活情趣来调剂身心?

对这两个活宝,罗墨心在心里摇摇头,直呼不敢相信。

天知道最活宝的人其实就是他自己……

等了一回儿的时间,发现龙悟没有要继续说下去後,罗墨心才望着脸色憔悴的龙悟说道:「但是那一天的事情不是一下子就解决了吗?」还浪费了我的睡眠时间,就因为这样我才把咖啡厅给烧掉了,「我记得之後见到你们两个,就也都没甚麽异状才是……」当然,他没有把心里所想的话给说出来。

「那天过後我们是合好了没错,只不过我们之间的氛围也变的很奇怪……」顿了顿後,龙悟续道:「他开始刻意和我保持距离,连睡觉都到客房去住,我们两个不管是聊天或是公事,讲的话都越来越少……之後笙秋就在我们去讨论你是怎麽烧掉咖啡厅的那次聚会後就离家出走了。」

从龙悟所讲的情况听起来,罗墨心觉得莫笙邱一点也都没有原谅龙悟的意思,只是表现的向是平常一样的生活,事实上已经刻意远离龙悟,只不过是粗神经的龙悟没有发现罢了。

舅宠小说禁

「他应该没有原谅你。」罗墨心照着心理所推论的说出来。

「怎麽可能!」龙悟拍桌大喊,「我们平时的争吵可是比这个小很多的,但是不管怎麽样到最後都会合好……」脸色忽然大变,龙悟又瘫回了沙发上,「从那一天起他也都不让我碰了……原来是还没原谅我啊……」接着又低喃,「不对啊……他平常都没有生过这麽大的气……怎麽会突然这麽夸张……」

坐在一旁的罗墨心默默的举手,「请问一下,他不让你『碰』是什麽意思?」龙悟讲了一长串,他就只有这句听不懂。

「他不跟我做爱。」龙悟照实回答。

罗墨心愣了愣後,在心里爆走了起来,他可是个很纯洁很纯洁的人,一点都不想要知道同性伴侣的生活生活啊!「或许有小三了也说不定!」他咬牙切齿的说着,说完後便等着龙悟的表情,希望会有他所预想的後果。

接着,他便亲眼看到一个一米八六的壮汉在他的面前昏倒在沙发上了。

多麽纤细的心灵啊!罗墨心低叹。

接着从沙发上跳起,赶紧奔到龙悟身边摇晃着他,罗墨心压根儿也没想到这句话会带给这人这麽大的冲击,他可真的只是开玩笑的……

於是罗墨心便被折腾了半个小时,在半个小时之後龙悟才醒来。

「嗯……我怎麽了……」龙悟从沙发上坐起,用着双手揉着太阳穴说道。

罗墨心才正要开口解释,龙悟便用力抓住罗墨心的手,「我要去杀了他!」两个眼睛瞪的跟什麽一样大,血丝胀满了眼白,好不恐怖。

舅宠小说禁

罗墨心顿时风中凌乱,他对於龙悟的反应快速感到无法反应过来……

「喂喂喂!我开玩笑的!」罗墨心的口中透露出紧张,看着龙悟的表情看起来不像是开玩笑,「你也太夸张了,随便说说就相信,然後竟然昏倒了!」边说边激动,罗墨心用力甩着龙悟的肩膀。

语毕,罗墨心看着龙悟脸上的表情,不禁双眼睁大,向後倒退了两步。但第二步却踩不出去,只能抖着双脚颤着嘴唇看着龙悟的大脸。

龙悟笑的很灿烂,很灿很灿很灿烂,然後手捏的很紧,很紧很紧非常紧,「呵呵,好玩吗?」接着用力的扭了罗墨心手臂上的肉,「我不知道该怎麽说你了呢!」咬牙切齿的说着,享受着罗墨心的尖叫。

「啊啊啊──对不起!原谅我、原谅我!我继续帮你想建议啊──」

说完,龙悟便把罗墨心放了开来。

逃离禁锢後的罗墨心向後走了好几步,接着跌进沙发里,「呜呜……」然後揉了揉被捏痛的手臂,「你或许可以现在开始补足你们两个不足的部份啊!」边说边露出吃痛的表情,罗墨心随便想就脱口而出。

「嗯?」龙悟对这个话题感到十分有兴趣,挑眉後换了个姿势翘着脚续道:「你说下去。」

「看你刚刚找不到小笙的情况,和你那粗线条的个性……」罗墨心还没说完就收到了龙悟的瞪视,於是他又快速的改了口,「咳,是不拘小节的个性。」瞄了瞄龙悟後续道:「所以,你对小笙一点也都不了解吧?」

看了看龙悟皱着的眉头,罗墨心知道自己说对了。

「所以你可以朝着这个下去着墨,先去了解小笙的所有背景後,在去思考你们两个之间究竟的出了哪些问题!」罗墨心越说越有劲,「我觉得你们两个现在冷战一下也不错,你看,你们交往十年了都没吵这麽大过,正好,沉淀双方的心灵,也让小笙一个人想想。」接着坐直了身子,续道:「你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不知道你为什麽生气,我觉得你不应该生气。』小笙的情况应该就是『我不知道你为什麽不了解我的心情,你竟然不知道我在生气?』的感觉。

舅宠小说禁

「意思就是说,当你找到问题的锁在点後,就可以去找小笙了!」顿了顿後,自顾自的续道:「我也会帮你先找到小笙,之後你就直接去接他就好了。」

说完,罗墨心吸吐了一大口气,接着全身放松坐进沙发里,拿起桌上那块已经放了一段时间的年轮蛋糕,大力的咬了一口,「这样你懂了吗?」边吃边说。

点头,龙悟表示了解,接着就进入沉默。

罗墨心坐在一旁吃完了整个年轮蛋糕又喝空了一杯可可亚,掏出手机後看了看,发现现在的时间竟然已经午夜十二点了,於是他瞄了一眼坐在他对面不远处正思考着的人,弱弱的说道:「那个……我可以离开了吗?」

看着龙悟还在沉思,罗墨心拿起自己的物品後偷偷的往走廊走去,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到大门,「再见!」对着里头低头思考龙悟大声的喊着,接着打开门後便踏了出去。

呼哈──外头的空气可真是清爽啊!

踩着轻盈的脚步,罗墨心身心舒爽的边走边唱歌,走到後来还变成小跃步的一跳一跳,好不欢喜。

忽地,熟西的音乐声划破了夜的寂静,罗墨心停下脚步掏出震动中的手机,因为心情过於快乐开心,所以连看也不看的就直接按下接通见,放到耳边愉悦的说着,「喂?」

──「是罗墨心吗?」

听见电话那一头传来低沉的声音後,罗墨心首先是愣了愣,接着右手用力,快要忍不住自己把手机捏烂的冲动。

接啥?你接啥?你为什麽不先看来电通知!你为什麽要让一个不美丽的人毁了你美丽的心情!

舅宠小说禁

罗墨心心中的小人正用力的摇晃着罗墨心。

「是啊,呵呵。」罗墨心对着话筒说道。

──「你今天有要回来吗?现在已经十二点了。」

「呃,晚点吧?」罗墨心答覆。

──「我要去睡了。」

「呵呵,那你就先去睡啊。」你睡不睡干我屁事啊!

──「但是门没锁,你没带钥匙出门。」

在另一头,高易竹站在客厅里看着桌上那把不属於自己的钥匙串。

「那我现在就赶回去,再见!」

罗墨心说完後便把电话挂断。

他虽然现在不太喜欢高易竹这个人,但是造成别人的困扰总是说什麽也对不住的,所以他便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希望能够把握时间赶紧回家。

舅宠小说禁

忽地,罗墨心停下了脚步。

然後扯了扯嘴角。

「对了,这里是哪里啊……」

他都忘了自己是被「绑架」绑来的呢!

於是在午夜冷清的大街上,多了一位晒月光的苦逼路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