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不出来待了一晚上她腰软唇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涩

乐海笙下了床就拿起衣服穿,但是来自现代的她对古代这种层层叠叠的繁复宫装实在是没辙,奋斗了半天仍然穿得歪歪扭扭。要是这样子走出去,绝对会被负责教导宫规的嬷嬷拎出来打手心——衣衫不整,成何体统!

但是叫宫女来伺候也不行,先不说她们都已经被她找藉口打发出去了,其次,不管是竹颖还是兰馥,都是入宫後才被分派过来的。不知底细的宫女自然不能拿来当心腹,因此乐海笙不打算让她们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

於是,乐海笙奋斗无果後,把目光转向了俞清源。

俞清源原本背对着她等待,同时默念着汤头歌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後就听到她糯糯的声音:“俞大哥,能不能麻烦你帮个忙……”

——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脸又热起来了。俞清源强自镇定着转过身去,走近乐海笙,伸出手来。

俞清源自幼习医,十分注重养生,每日里都要将五禽戏、太极拳等养生功夫演练数遍,因此虽不是健壮魁梧,却也是长身玉立。乐海笙站在他面前,比他矮了足足一个头,显得分外娇小。俞清源伸手过去为她整理半臂的衣领时,就像把她整个人圈在怀里一样。如此近的距离,他清晰地闻见了她头发上淡淡的香味。修长的手指捻着光滑的丝缎,

乐海笙眨巴着眼,仰脸望着近在咫尺的俞清源的脸——是她看错了吗,俞清源那瓷白的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红晕?

心灵手巧的俞清源给乐海笙整好了衣服,这才退後一步,拎起了药箱:“走吧。”

她腰软唇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涩

乐海笙颠颠儿跟上。

……

话说,这文里原东陵是女主的裙下之臣没错吧?

乐海笙回忆了一下剧情,没错啊。再看看原东陵那张脸,轮廓深刻,气质冷硬,超帅的一个酷哥,依照玛丽苏小说作者的尿性,绝对是女主後宫没跑了。

可是谁家的裙下之臣会把心上人就这麽敲晕了扔地上不管啊!

乐海笙瞟了一眼双眼紧闭、就这麽被粗鲁地塞在宫墙和花丛之间里的乐沉箫一眼,立刻就转过眼——不忍心看啊,乐沉箫一身华美的宫装都沾了泥土,漂亮的发髻上还插着几片草叶子。

原东陵大概是等乐海笙一走就把乐沉箫塞到角落藏了起来,自己却隐身在树上。看到乐海笙领着个穿着太医服饰的年轻人走过来,从身形步伐看出对方没有武功,便飞身而下,落在两人面前。

乐海笙下意识地往後退了一步——在她的认知里,叛乱刺客大概就跟现代的恐怖份子没多大区别,自然是要敬而远之能躲就躲。俞清源不动声色地挡在她面前,冲原东陵点了点头:“阁下的伤势我会为你治好,也不会泄露你的行迹。我已经在这里了,你可以放她们走了吧?”

她腰软唇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涩

原东陵一眼看过来:“要不要放她们我说了算,你先给我治伤。”

俞清源也没有流露出恼怒的神色,而是平静地打开了药箱。

“全身七处伤,有两处较重,但不影响行动能力。倒是中了大内秘药需要费些功夫。伤我现在就能给你治,但是配解药需要两天的时间。”俞清源为他诊断了一下,然後下了结论。

“那现在就治吧。”原东陵浑不在意地捞起乐沉箫像扛麻袋一样扛在肩上,然後领着俞清源和乐海笙七拐八绕地到了储秀宫里最边上的一处无人居住的下人房。下人房很明显已经长期无人居住,通铺上甚至落了一层薄薄的灰。

乐海笙眼角抽搐地看着原东陵毫不怜香惜玉地把乐沉箫扔到光秃秃的通铺上,再一次怀疑这位壮士真的是女主的後宫之一吗?

不管怎麽说,原东陵已经站在俞清源面前,抬手开始……脱衣服。

两个男人对面而立,一个如芝兰玉树,柔韧清俊,一个如淩雪青松,冷傲刚直。当然,他们并不是要搅基。玛丽苏女主的後宫们无一例外是直男。原东陵脱衣服只是为了方便俞清源为他治伤而已。尽管如此,这幅画面依然引得现实中有点轻微腐女倾向的乐海笙浮想联翩……

习武之人本就五感敏锐,原东陵又一直在留意提防着周边人的动静,自然是立刻就发现了乐海笙的小动作——真是不知羞!看到陌生男子的身体居然不懂得非礼勿视,甚至还看得流口水!

她腰软唇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涩

乐海笙:冤枉,我只是在意淫你们的BL之爱而已……

把心中那股莫名的悸动定义为恼意,原东陵冷眼看着俞清源调配好了药膏正要往他伤口上涂抹,忽然闪身过去把乐海笙揪了过来。

乐海笙猝不及防地被人拉过,一时立足不稳,顺着这股力道一头撞进了男人的胸膛。精壮的大块胸肌撞痛了她的鼻梁,让她泛出了生理性的泪水。

娇小的少女捂着鼻子泪盈盈地抬起头来,原东陵的心忽然像是被什麽狠狠撞了一下。

他移开视线,伸手抓起乐海笙的手臂,另一只手迅速地抽出藏在靴筒内的匕首,在她手背上划了一下。

“痛!”她眼中盈满的泪水掉了下来,控诉的目光瞪向眼前高大的男人。

原东陵冷冷瞥她一眼——女人怎麽这麽娇弱?

俞清源来不及阻止,不悦地拧起了眉。原东陵示意他先将药膏涂在乐海笙的伤口上。

她腰软唇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涩

“要试药完全可以让我来,为什麽要伤她?”俞清源难得地冷了脸。

“不过皮外伤罢了。”原东陵扫了一眼少女白皙手背上的一线红痕,“擅医即擅毒,我信不过你。”

———————————这里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感谢oneerica的花枝丸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