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我的裤抗击疫情战胜疫情绘画裆添下面:添下体

形形色色的男女老少皆踏着自己独特的步伐走在街道上,拥挤被摆着各式各样精致商品的商业剔透橱窗而照映得一览无疑,里头略淡交错的人影带着庸碌与轻松两者的强烈色彩对比;众多复杂重叠甚至交融的汗水抑或人工香水环绕在人潮里,还好是在空气流通的室外,否则将比消毒水还要呛鼻、惹人厌烦。

一向不太会上街与融入人群的XANXUS,褪去以往制式的墨色皮革,换上了稍嫌普通却柔软的衣饰,尽管如此,却依然是路人好奇的焦点所在,除了隐藏不了的天生气势,也有因为面上明显狰狞的伤痕所致。

凝着领路发福蓬松的白色身影,入秋微冷带着些许湿气的风轻轻拂过充斥着复杂气息的鼻间,为混浊中带来点清新,他还稍微从冷风中嗅出类似她以前泪眼婆娑的淡咸味,恍若她此刻就在人群里头软弱无助地低泣。

是错觉。不到一秒,冷静的脑袋立即浮现出的字眼。

常理判断即知一个几乎濒死又坠海的小女人,怎麽可能在短短一星期内出院混在人群中哭,又不是甚麽特殊体质。就算她忍痛功力比一般垃圾好上好几倍,也不可能出现在拥挤忙碌的人群中──除非她也摔坏那颗勉强能运作的豆腐脑袋想要让伤口裂开。

顿了顿,他缓缓跨出修长的腿跟着不停在人群里穿梭的肥猫。拥塞之间,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只是条细小的缝隙,只要一个小动作就能够促成了对於他们这些都市人家常便饭的擦肩。

来往人们的各种交谈也随着微凉的空气飘入了耳边,纷闹、嘻笑、冷淡、虚伪等等截然不同的话语从陌生路人开合的嘴中脱口而出,彷佛是一味味不同风味的料子,在一锅沸腾的热水中加入,不同形状、不同颜色、不同味道都混合在一起,形成了焦躁的吵杂。

不徐不急地继续随着体型庞大不至於被人群淹埋的猫,人声吵杂的鼎沸使他略烦躁地蹙了眉。

所以说,他很讨厌与其他人有这种接触,所以他很讨厌来这种人多的地方,要不是为了要找下落成谜的垃圾,他一点都不想经过这拥挤不堪的街道。

扒开我的裤裆添下面:添下体

一个礼拜,说快也不快,说慢也不慢。他如同以往的步调生活,只不过之前暴力地将那群除了任务就在大闹的垃圾废渣通通丢出去找人罢了。

即使,流过咽喉、灌至腹部的烈酒,依然浓烈、灼热、呛人,但却感觉少了甚麽。

过了街,人群随着自己的街道而分道扬镳,空气的流通好了些,吵杂也锐减了大半,紧皱的眉获得了喘息的放松,淡漠的血红瞄了渐渐停下蹒跚步伐的雪白肥猫伫立在车牌旁,扬起怎麽看就觉得欠扁的透蓝眼睹子回瞅着他,彷佛是叫他要搭车。

不,不是彷佛,那只死肥猫根本就是要他搭车。

扬起视线看了车牌上的时刻表颇密集的,便收回目光等着公共运输,无视朝着自己投来奇异目光的路人──根本没必要去注意。

说来还真可笑,一群号称效率高的垃圾废渣找了一个礼拜都没有任何一点蛛丝马迹,连彭哥列的情报网都一同协寻,都没有任何消息,反倒是一只越来越肥的猫捕捉到了消息。

废渣果然是废渣,一点用处都没有,乾脆全都烧了以免看了碍眼。

某BOSS面不改色在心底狠狠地将部属都贬得一文不值,惹得一个礼拜都奔波在外而感到疲倦回笼的部属纷纷感到不详的寒冷杀气打了个喷嚏。

感觉……会死得很惨……

同样感到微冷的风中带了股异常的寒冷,尽管身覆蓬松保暖的长毛阿肥,也被眼前的男人给吓到毛差点竖起──牠明明活了这麽久,为甚麽会被这男人吓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生趋吉避凶的动物直觉?原来是这种感觉啊……

暗自毛了下,某猫默默地在绝对不能惹怒的名单中,填上了此生第一个名字──XANXUS。

扒开我的裤裆添下面:添下体

见到公共运输驶来,阿肥不再逗留,立即以与身型不符的灵活跳上了敞开的车门,随後XANXUS面无表情的也踏上了车梯,入进随俗地投下了欧币,便随意挑了个双人空位坐下闭目养神。

见状,阿肥也跳上了XANXUS身旁的空位,懒懒地往後仰,让腹部大剌剌地摊在空气中,一双懒散的透蓝看向窗外停格的景色,根本就不理会司机驱赶的举动。

「不好意思,先生。」迫於无奈,中年憨厚的司机只能朝着貌似是主人的XANXUS颇客气地问道:「请问猫是您的──」话来未说尽,瞳孔就与骤然掀起的血色对上,名为恐惧布着冰寒湿冷鳞片的蛇缠绕上了因害怕而失序的心脏,他只能连忙噤了声,迅速转回首按下钮关上了车门之际,脚也采下了油门前往下站。

冷汗直下的司机一面开着车,一面不禁嘟哝了下怎麽上个班也会遇上如同黑暗恐怖的男人啊……

再次敛下眼帘,他沉默地靠在不是颇舒适的椅背上。他很少搭这种众多人一同搭乘的交通运输,不,几乎是没有,不管自己还是个在贫民窟谋求生存的孩童,还是稍早之前,从来都没有过,只是原因不太一样而已。

以前是没有钱坐,稍早之前更是不屑也不愿坐。

而现在,他正坐在里头,不是没有钱也不是被强迫,而是为了那个她。挑起了眉,他不禁想为了那个垃圾,自己从甚麽时候开始违背自己的事?又做了多少?

他,一直都晓得从好几年前抱着她入睡,他就开始违背自己了。

明明不想与那个跳了好几次都跳不好的垃圾练习舞步,却见到她委屈万分又怯弱的眼眸不住带着她跳了几次。

不想听从那群该死一死的守护者帮她训练,却看她连枪都握得胆颤心颤,不禁握起她举着枪的手对准了靶心扣下板机。

不想让她与自己同睡,见到被一群垃圾追跑得狼狈或者作恶梦作到狂掉眼泪的她後,他从此将她丢在宽适的床上与自己同睡。

扒开我的裤裆添下面:添下体

不想理会被学习众多语言而搞得晕头转向,还萌生混水摸鱼想法的她,反正不关他的事,但最後自己却还是用枪抵着她的头丢了本正确字典给她,威吓要她全部写完。

虽然大部分最後演变成了追杀,但曾经有过这些的举动已经是偏离自己。以前是这样了,更不用说四年前他为她进入厨房甚至继续同床共枕……啧、不把这个垃圾抓回来,他就不叫XANXUS。

瞧着不知道在想甚麽愈来愈阴沉的男人,某只号称天不怕地不怕的肥猫如今看得不住心惊胆跳,脑袋已经开始想自己不怕死地领着他找那个胆小如鼠、有事没事就哭得死去活来的小美人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了。

若人还在那还好说,若说那个小美人早就被那位骄纵爱金的美女带走,自己岂不是也会沦落到跟那群臭男人一样的下场吗?呸呸呸、怎麽可以?牠宁愿死在牡丹下,做鬼也要风流,才不想跟那群又臭又废的男人一起接受碳烤呢!

自古还是美人最香最柔软了,身体清香和胸前的柔软都是绝大的享受,才不像那些雄性动物胸前硬梆梆的,苦的可是被抱的牠啊!

不住嫌恶了自己最讨厌的雄性生物──尽管牠也是雄性动物──阿肥懒散宛若琉璃的釉蓝眸往窗外见到颇熟悉的路段後,便知晓目的地快到了,於是蹒跚地跳下了椅,待隐约映着自己肥胖身躯以及高大身影的车门一开,牠跳了下去。

较之前的街路来说,这里张狂的尘嚣走离了许多,宁静柔柔地坐在凉椅上,平淡却也祥和地注目,稀稀疏疏往来的病患、家属以及身着素白的医疗人员。

没有柔和的明媚阳光治疗他们渐渐乾涸的心灵,这抑郁衔着惨灰的天空意外地贴近了病患枯槁的心田。没太大起伏与刺激,只是涓涓不息的平淡,留下的不是解脱的愉快,而是等待的宁静。

捧着病书忙碌地在医院里来回进出的医疗人员一扬眸,便见到不知道带着多少戏剧的宠物,正大光明又嚣张跋扈地从门口走入,被症状以及药物蟠踞也运转的脑袋微微地一愣後,想要趋前赶跑,岂知被鲜红得彷佛似手术台大量倾绷的浊血的眼瞳淡瞥,身上细微的体毛受惊地竖起,悬在空中的脚犹如爬上了冰霜,无法动弹地呆滞望着走入电梯的一人一猫。

早知道有XANXUS再就会畅行无阻,就算去女厕应该也没有关系吧?某只等待楼层的肥猫是如此心怀不轨地暗暗嗤笑了几声,除此外还决定了当男女主角重逢之际,牠就要溜到女厕犒劳自己了。

再次跨出了电梯,阿肥抬起釉蓝寻找着白门前的数字,一间间房门和细碎不同的谈话都隐约从视野以及耳畔撩过,眼见不同的数字愈来愈靠近记忆中的字,牠不住愉悦了起,蓬松的长尾在空中轻轻地摇摆,牠更期待等下会遇上甚麽样的美女了。

扒开我的裤裆添下面:添下体

见到完全符合记忆中的门号,阿肥立即停下落地无声的猫掌,牠忍着诡谲的咧嘴笑,回望着他的透蓝猫眸彷佛漆上了层釉,亮得太过刺目,也隐藏不了熠熠生光的明显企图。

瞄了一眼就懒得再多看的XANXUS徐徐地将视线从某只猫身上移开,往宁静得波澜不惊的房门望去,血眸里连波涟漪也没有,手握上了消毒过後留下冰凉的铝把然後压下,细小破碎的开锁声刺入耳膜,旋即他推开了门。

一室过份的宁静却似深冬极地的寒冷朝着阿肥袭卷而上,牠除了因为冷意而浑身发毛外,还不敢置信地垮下了脸,更有种想要扁死人的冲动。因为牠已经知道等下自己的下场是甚麽了──跟一群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雄性动物死在一起。

不!这怎麽行?光是想牠都快吐了甚至说不定身体还会腐烂好呕!好歹牠是个百年老妖怪,没需要这样吧?

就算没去与停止流动的血红对上,牠也可以切身感受到冰凉得可以的杀气往身上如雾弥漫笼罩,明明牠就是只功力算不错也死不了的猫妖,怎麽此刻觉得自己死一千万遍都死不够?就连那个白得跟鬼一样的前主人他也没有感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猫渣。」

冰冷的鄙夷和不屑如剑穿透过牠充斥杂念的脑海,惊得牠连忙敛去杂讯,长而柔软的毛微微颤起屏息严阵以待,以免冷不防被抓起往窗外丢抑或撞墙──要是别人他连甩都不甩,但问题眼前这人是刚被他列入黑名单任性又恐怖的大恶人,不得不里。虽然牠是不怕死啦,但突然从十三层楼丢下去容易会吓破胆的,而撞墙也会让毛染到鲜血,不好清理的。

床上空荡荡的,堆叠折起由如豆腐完美的被子搁置在床尾,淡淡瞟了里头空无一人,也一尘不染得彷佛没有任何人住过似的病房,XANXUS忽地勾起了唇角,是毫无忌惮的也是不住令人头皮发麻不知所措的邪笑。

釉蓝眸见状,弦紧警戒的脑袋瞬间空白呆愣,第一次见到XANXUS的邪笑,阿肥顿时完全遗忘要防备维护生命这档事。

如帝王睥睨群雄的傲然,他冷冷一讪。「既然无用,就去死。」浅显易懂,辗转间他迅速地抓起了已没有用处废渣的头颅往惨白墙上暴力一抡,撞击的动作流畅也快得得连一声惨叫猫鸣都没有,而受到摧残的璧立即蜿蜒泛黑的裂痕,如同不规律的蜘蛛丝快速扩展势力。

这,势必又是笔赔偿花费了。

扒开我的裤裆添下面:添下体

瓦利亚的首领果然不同凡响,出远门找人也不忘了制造麻烦给某位一直让他不爽的十代首领收拾烂摊子,间接复仇。这使不远处跟公文奋斗的青年不禁感到不详的怪异而打了喷嚏。

这次又是谁闯祸啊!

某十代首领心中的呐喊,已经完全贴近历代首领的心了,毕竟就算再怎麽英明伟大,总是有苦恼的时候──尤其是财政。

不理会因为破坏性的巨响引起了众多人的注意,XANXUS仍自我地跨出伴随着狂傲的步伐,留下某个已黏入墙中不停挣扎想要出来的肥猫,离开了毫无她踪影的地方。

单寒露,你这垃圾死定了。

某个不喜出外又无功而返的瓦利亚首领是在心底这麽宣示的,导致某个就算重伤还被拖去法国的小女人不住毛骨悚然了起。

「是不是有人在骂我啊……」

TBC

扒开我的裤裆添下面:添下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