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戏pktv被七八个o: 小说限

贺雍行最近大概很忙,这天晚上又是在乐海笙睡着之后才回来的。早上乐海笙一醒来,就感觉到自己又是被他抱在怀里的。每次都是这样,贺雍行抱着她就像两个汤匙叠在一起,非常亲密的姿势。

她费力地转过身来,借着晨光凝视着贺雍行的睡脸。年轻男人的脸轮廓相当漂亮,合眼睡着的样子安祥又俊美。乐海笙安静地看了一会儿,一口亲在他唇上,然后把他翻了过来。

贺雍行睡觉只穿了一条平角内裤,虽然还在睡着,但是因为晨勃的关系,内裤里已经鼓起了一大团。

乐海笙轻轻地拉下了他的内裤。

贺雍行的眉毛皱了皱,然后慢慢地醒过来,感觉到哪里不对劲,睁眼一看,乐海笙正坐在他的腰上。虽然被睡裙遮掩着,但是肌肤接触的感觉还是让他察觉到两人的性器正毫无障碍地贴在一起。再往上看,乐海笙正皱着眉、咬着唇,努力地握着肉棒往自己的蜜穴中塞。然而因为她的润滑不够,只进了半截就再难深入了。

虽然还没弄清状况,但是贺雍行已经本能地挺起腰身让肉棒进得更深。同时伸手到睡裙底下摸她的小豆豆。欲望很快就被挑动起来,穴径里不断分泌出液体来,乐海笙自然而然地沉腰下去,一坐到底。

柔软的臀肉和结实的小腹亲密地贴紧。性器毫无遮掩地结合在一起,两个人同时喟叹了一声。稍微小幅度摆动臀部适应了一下,乐海笙就开始大起大落,抬起臀部使肉棒脱离蜜穴到只剩龟头在里面,又狠狠地坐下来,力道之大、速度之快,甚至带着几分凶狠的气势,和往常被动承受的样子差很多。

虽然刚刚醒来神智还不太清醒,贺雍行很快就被卷入了欲望的浪潮中。但是即使如此,他也察觉出来了她的反常——那股子疯狂的劲头,毫不吝惜的模样,就像没有明天、最后一次的孤注一掷。

做戏po: 小说限

他用手肘撑起上身,凝视着她的眼睛:“海笙,你怎么了?”

回答他的是堵上来的红唇。

一吻结束,乐海笙喘息着说:“不要说话……只要叫就行了……我好想听你叫,可你在床上都不出声的……”

贺雍行哭笑不得地任她像骑马一般在自己身上驰骋。他伸手撩起她的裙角,目光触及到两人深入结合的器官。粗大笔直的肉棒一次次被粉嫩的蜜穴吞下又抽离,棒身被紧缩的穴肉摩擦夹紧,女人仰起脖颈一边起伏一边呻吟,胸前的一对雪丘随着她的动作而不住晃动,乳波荡漾,再冷静的男人也抗拒不了这种诱惑。他一面握住她的细腰帮助她起起落落,一面耸动腰身迎合着她的节奏。虽然难得地狂野了一把,但是乐海笙很快就受不了体内的酥麻,体力也无以为继。她发狠地猛动了几十下,就彻底脱力地软倒在了他的胸口。

“我没力气了……”她喘着气说。

贺雍行就笑了一笑,双手托住她的臀部抬起一点,就开始快速地耸动臀部。乐海笙顿时高高低低地呻吟起来——虽然幅度小,但是速度非常快,蜜穴深处被密集攻击,她已经软得跟水一样化在他身上了。

然而还不够。虽然已经很舒服了,但是还不够。乐海笙费力地按着他的胸口撑起身子,直直地注视着他的眼睛,然后一把搂住他的脖子拉着他坐了起来,紧紧抱住,用胸前的柔软去摩擦他结实的胸肌:“不够,还要,再用力一点,干我……”

这句话像是放开了男人心中蛰伏的野兽。他顺势就把柔软的女人压倒在自己身下,将她的长腿架在自己肩上,将她整个人折叠成两段,将肉棒对准她的蜜穴,狠狠地一插到底。

做戏po: 小说限

乐海笙尖叫出声。

贺雍行完全放开了,泛红的眼直盯着两人连接的部位,每一下都竭尽全力直插花心,小腹拍打着臀肉发出啪啪的清脆声响:“这样够不够、啊?够不够?!”

乐海笙无助地承受着他狂猛的撞击,眼里已经泛出了生理性的泪水,却仍然倔强地喊:“不够、不够!再用力、还要!有本事你就干死我……啊!”

她瞪大了眼睛。刚刚那一下,是插到……插到宫口里了吗?

肉棒势如破竹地劈开柔径直抵花心,顶着柔嫩的宫口一再碾磨。乐海笙弓起了腰连声尖叫,小腹不住痉挛,大量的蜜液从穴口奔流而出。贺雍行毫不留情地碾压过去,喉咙里发出野兽一般的低沉咆哮,猛烈地抽插着:“够不够?!够不够?!”

就算已经被强烈的快感淹没、高潮随时快要来临,她还是渴望着被身上的男人更加凶猛地贯穿、填满。

因为,就要离开了啊……

“不、呜呜……就是不够……啊!不够、不够……是男人就再用力点……”乐海笙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甚至扬手拍了一下男人结实紧绷的臀部:“没吃饭吗!用力啊!”

做戏po: 小说限

这么挑衅的结果就是她被男人插得蜷成一团缩在他身下,只剩一个花朵般盛开的生殖器承受着他狂风暴雨般的撞击。粉白的阴户被撞得发红,脚趾一再地蜷曲,被潮汐一般的快感淹没得无所适从,僵直着身体“啊啊啊啊——”地泄了出来。

她泄身之后整个人都失去了力气,瘫软在天蓝的床单上动弹不得。可是贺雍行的肉棒却依然精神奕奕,被激起的欲望压根消不下去,腰身依然像装了马达一样快速抖动。高潮的余韵还未消去,下一波高潮又要来临了。乐海笙这时候才知道害怕,哭着说:“够了……够了……我不要了……”

“你说不要就行了?我还没够呢!”贺雍行俊美的面容因为欲望而微微扭曲,大滴的汗水落在身下女人雪白的胴体上。他狠狠的沉下腰身,再一次发动猛攻。

———————————这里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感谢一晴方知夏深的好故事咖啡。

感谢湘雅的珍珠贝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