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交 v女朋友说她在做运动文:尿交文

第二回(姐姐)

一吻作罢,绵长的津液松散地拉扯着双方的唇,情色交缠,香艳十分。即使想努力克制自己的表情,但一时之间——

好舒服,舒服地快要死掉了,心心念念的人终于得到了,肉体上巨大的快感与内心无与伦比的满足感一时间充斥了全身。所有的感觉,与之前那些望梅止渴的男人大大不同,好似赝品与真品的一线之隔,却相差万里。一个吻,就能让我满足于此啊,儒儿。

我坐在于儒的身上,他的巨大已被我按弄到穴口,淫水以不可思议的温度几乎要灼烧他的肉棒,粘稠湿答答的,根本不需要任何前戏,心上人急促的呼吸就是我的毒药了。我慢慢的磨蹭,他的肉棒时不时戳进去一小点,但这种欲盖弥彰的勾引却是能让男人最欲罢不能的。于儒的脸上尽是绝望,俊秀的脸上布满被欲望和感情所左右的挣扎,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为什么他遭受这般羞辱却还会对我有感觉吧?这一番禁欲的表情更是让我恨不得好好疼爱他一番,狠狠地,让他哭着求饶,求我让他满足。一想到这里,我的小穴又再一次收紧,我垂下腰,吐气如兰的缠上他的耳垂,用冷淡的语气唤出:“儒儿,想不想进去好好的肏姐姐?只要说出来,姐姐就乖乖地让你肏,你知道的,我一向是最宠爱你的。”

宠爱两词被我加重,又在他的腰上轻轻地晃动,让他的肉棒又戳进去一点,龟头已经顶入花心,似乎已是很想冲进去肆虐一番,与此同时,美人的花瓣也紧紧地缠绕在肉棒上,也是勾引他再深再深一点。

“阿姐……不要这样……你会毁了我们的!”少年略带沙哑的嗓音,已经带着浓重的哭音。他想移开视线,移开美人轻微在她耳边喘气而引起身体的骚动,因弯下的身子而使得胸部更为紧密的贴在他的胸膛上,两颗小红豆不经意间划过,发肿发艳的厉害。他何曾看过这种活色生香的肉体,从前也还是性教育给过几本春宫图,当时害躁马虎地翻过就当了事。可现在萦绕鼻间那馥雅的香味,让他的身躯颤抖,逼他只要一个顶身就可以将自己敬爱的阿姐共赴鱼水之欢。

尿交 v文:尿交文

尽管在这种情况下于儒还是喜欢逃避,喜欢将眼前的事情当做阿姐的走火入魔,只要让阿姐认清事实就可以停下的,还会将我与他称为“我们”。这样的天真与温柔,才是从他六岁入府,全家人宠他疼他,让他不知外面的世界。我的目光黯下来,必须让他自己亲身跨过这一步才行,不管是合欢香的作用还是我的勾引,不然日后等我将他那母亲那贱人的身世告诉他,得到的愧疚之感还不足以囚禁他一辈子。

必须,还要让他更加堕落不堪的事物啊——

眼波流转,纤指按上我的胸部,慢慢地揉捏着,不时还蹭着他的乳首,到腰的黑发与他的黑发的发梢相互缠绕着,微微的刺痒感,淫靡的春色又加重一分。经历过男人的我,早知道如何挑起男人隐藏在心底的罪恶。芙蓉帐暖,我低泣道:“阿姐那边好痒好痒,儒儿你乖乖地进去捅——嗯——”话未说完,于儒一个顶胯,肉棒的三分之二已经插入我的花壶,原本空虚的阴道一下子得到了满足。

太大了!怎么会这么大?我原以为于儒这般“养在深闺”的公子哥的大小,是大同小异的。未等我回过神来,于儒已是一番蛮干,没有任何经验的他只会一个劲的抽插,全然不顾姐姐的身体。小穴被干的红肿,入口处已是白沫纷飞。最要命的是偶尔还会戳到我的敏感点,我虽有过经验,可身体并未习惯欢好之事。于儒双手被绑,故对于姐姐的硕大的乳肉是得而不求的,但肉棒插进小穴的感觉是从未有过的,那样温暖湿润,就好像本身这两者就该永远的粘合在一起。姐姐旖旎的叫声,与平日里温柔的嗓音是完全不同的。“儒儿……停……啊……”前教他习武的师傅没教进去几分,但每日长时间的训练已将于儒的耐力磨练的炉火纯青。没有技巧与耐力好就是于儒的真实写照,我硬是被于儒肏的不知东南西北,整个人也再无力气直接趴在于儒身上,随着于儒的操干乳房一晃一抖,一副美人吟浪图。

下体的舒爽让我有几分勇气敢看向于儒的脸,事已至此,已无法回头了,即使看到一张厌恶毫无表情的脸,我也甘愿。我颤颤巍巍的将目光移向身下的人儿,于儒的脸还未长开,但早已有几分美男子的风流味,总体来看还是有种小正太初长成的稚嫩,他的目光里是沉迷在肉欲的无可自拔,我在他的眼瞳中看到了我,只有我一个,从今往后,他的眼里永远只能有我!一想到此,我小穴夹的比之前更紧,而于儒似乎也达到了极点,一股热乎乎的精液喂饱了花壶,浇灌了子宫。我再也受不住了,美眸一闭,在昏过去的同时我在想:少不更事的于儒只用耐力坚持了这么久,那以后我……

尿交 v文:尿交文

PS:作为肉文男主器大是必须的(嘿嘿嘿嘿)以前看文觉得作者三千字都不满足,自己写的时候发现╮(╯▽╰)╭两千字都有难度啊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