囗爆:女配荣宠之路(快穿) 屄骚囗

过了几个月,第一次段考後夏雨柔复学。

在龚子栎和洛晨曦得陪伴下度过被病痛缠身的那段日子;怕她跟不上同学的进度,龚子栎还帮她找了一为全方位家教,持续到她完成高中学业。

龚子栎在工作以外的时间就是想尽办法提升她对他的好感;三餐问候加上下学接送,有时还会利用空档跑到学校找她聊一聊,顿时吸引了不少羡慕目光。

他也明白洛晨曦对她的心意只增无减,基於他此次回来的目地跟他约法三章:夏雨柔在校时他管不着,只要不做出伤害她的事都可,故意拖延离开校园的时间也行。

但只要夏雨柔一踏出校门就完全属於他,毕竟他有未婚夫的权利!

龚子栎正载着夏雨柔和自家妹妹上学,一路上充斥着龚湘臻的嚷嚷声——他的耳朵正在学习习惯。

「雨柔,你快点跟我哥结婚嘛~人都回来了。」

龚湘臻挽着夏雨柔的手腕,今天的她格外撒娇。

「谁知道他是为了哪个女人回来的。」更何况我现在心里住着谁都还不知道。

夏雨柔不以为意地看向窗外,本来想要直接回绝,但又想到他这样牺牲便不忍伤他太深。

「可是再晚些日子,我就没有机会跟你一起住了。」我才不要让你跟洛晨曦在一起呢!

囗爆: 屄骚囗

「原来你是为了你自己。」

夏雨柔白了她一眼,侧身要打开车门。

「雨柔!车还在动啊!」在千钧一发之际,龚湘臻把夏雨柔拉回座椅中间。

她不要她每次都这麽冲动,况且她身子才刚好而已!

「而且我也是在为我哥说话!」龚湘臻不顾形象地吼了出声。

这一吼让龚子栎紧急煞车,心中燃起莫名火,「湘臻,够了!」他并不想让她为难。

「呿!帮人说情还被骂。」龚湘臻噘起嘴,板起脸转向一旁。

「好了,我们下车吧!」眼看气氛就要凝结在当下,夏雨柔好声好气地拉着她。

龚湘臻瞄了一眼时间,勉为其难地跟夏雨柔下了车。

「雨柔,放学一样後门。」

「好。」

囗爆: 屄骚囗

龚子栎目送她俩走进校园一会才回到车上。

气恼地打了一下方向盘,要拒绝就直接让他死心,委婉是最伤人的武器!

为什麽他怀抱着希望回来,却只能眼睁睁等着她爱上别人?

这几年在外头打拚事业全是为了能让她过更好的生活!

龚湘臻挽着夏雨柔的手腕本想直接走向教室,布告栏前却围绕着一大群人,格外不寻常,一定是发生了事情!

龚湘臻凭着第六感拉着夏雨柔突破人群,映入眼帘的是一则恐怖的新闻。

『风靡全校的洛晨曦王子,近日放学後身旁都黏着一名女同学……』

报导下方还贴着耸动的偷拍照,耳畔是一群一群的议论声,夏雨柔愣在当场,龚湘臻摀起因为震惊而张得大大的嘴巴。

尔後,一阵风自身畔传来,洛晨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撕下报导和相片。

囗爆: 屄骚囗

「是谁把这玩笑开到我身上了?找死啊!」转身面对人群,看到含着泪的夏雨柔就站在他面前却无法安慰,一口气爆了出口。

「别哭,一切我会处哩,联课活动不要缺席。」

听到最熟悉的温柔嗓音,夏雨柔擦去泪水,提着书包就往教室跑,半刻不敢回头。

龚湘臻急急想跟上去,但踏出几步就被洛晨曦拉住了。

「到那之前就拜托你了,对不起。」

龚湘臻看了洛晨曦一眼,用力甩开他的箝制,快步跟上夏雨柔。

我才不会让你跟雨柔有更进一步的机会!

在追上夏雨柔之前,龚湘臻不免在心里咒骂一番。

***

洛晨曦推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教室,低着头不想面对全校的质疑。

他不知道这件事情会伤害夏雨柔多深,但他知道「关系」现在就要改变!

囗爆: 屄骚囗

刚坐上位子想好好地趴着休息,前方的女同学就找上了他,让他更加火大。

「晨曦,你今天脸色怎麽这麽差?」

装模作样的嗲声和假惺惺的关心只会令他感到厌恶。

「你不是最应该知道的人吗?」

「我?我怎麽会知道。」女同学睁着无辜大眼看着他。

洛晨曦挑起一抹冷笑,「让校园掀起轩然大波得不就是你吗?」

虽然每天都能见到她的妆容,但特别打扮後的容颜更显得恶心。

「那麽,你承认你是罪魁祸首吗?」既然都被识破了,再装下去就无趣味可言了。

「不要太过份了。」

洛晨曦压低了声音,惹到他可不是好事。

「我的目标是那学妹又不是你。」

囗爆: 屄骚囗

女学生一派轻松地卷着长发。

「别动雨柔!不要说我没警告过你。」洛晨曦紧握拳头用力往桌上一敲,震惊了班上已到的同学。

女同学挺直背脊,眼底闪烁着不服输的火焰,「我就是见不得人好,我得不到她也别想得到!」

「冯琍凌,你给我有分寸一点!」终是忍不住将怒气一泻而出。

「你当我是谁啊!你以为我怕你吗?」

「冯利凌,你该想想学生副会长是谁给你的位子了。」察觉到四周投射而来的目光,故意做一堆假动作,营造出单纯聊天的氛围。

「为什麽?」冯利凌不在乎地翘着二郎腿,难道他能对她怎麽吗?

洛晨曦迳自塞给她一张清单,扬起喜悦的笑容,「开会之前把这些人找齐——这有可能是你的最後一项工作,学生副会长。」

冯利凌颤魏魏地接下,脸上写着错愕。

洛晨曦倾身在她耳畔轻声道,「运用你的人脉吧!」

他笑的越灿烂,她就越觉得恐怖。

囗爆: 屄骚囗

难不成…他要罢免她?

工作和爱情,她该选哪一方?

尾音一落,洛晨曦起身走到门外,刚好遇到李紘毅,「下午之前帮我顾好雨柔。」一个侧身往学生会长室的方向走去。

李紘毅坐定後,冯利凌怯怯地问了他一句:「今天…主题是什麽?」

他看了她一眼,一边翻书包一边回答她,「学生会报告。」

「啊!」冯利凌惊呼出声,起身就往走廊奔去,「晨曦!晨曦!……」

李紘毅见她拔腿就跑,不禁叹了口气。

洛晨曦已经暗示得很清楚了!

学生会长室里,洛晨曦在堆满公文的书桌振笔疾书。

突然传来两道敲门声,左前方的门应声而开。

囗爆: 屄骚囗

抬头看了来人一眼,不理会似地继续赶着开会资料。

冯利凌故作姿态地趴上桌子,「晨曦~对不起嘛!我承认我错了。」

娇滴滴的甜甜嗓音让他思路错乱,还是夏雨柔的自然好听多了,永远不嫌吵。

「这样无济於事,我不会原谅。」

「那……」冯利凌眨着大眼,长长的假睫毛上下动着,脑袋搜寻着方法。

眼尾瞥见,洛晨曦皱起了眉头,停下手中的动作,「不再针对雨柔,我就原谅你。」

「不可能!」冯利凌登时站起,变脸比变天还快,「我怎麽可能把你送给夏雨柔,那丑八怪配不上你!」

「冯利凌!」洛晨曦拍案站起,脸上显露怒色,「谁准你公然侮辱!」

「哼!」冯利凌自负地仰起下巴,「我还没直接找人呢!」

「你!」洛晨曦在桌上落下一记拳头,愤愤地直视她,「你是以为你妈的职位很大吗?还不就只是一位主任罢了!」这女人的八字可能跟他超级不合。

冯利凌双手怀抱胸前,「怎样!你爸还不只是个理事长!」

囗爆: 屄骚囗

顺势一说出口,她马上摀起嘴巴。

她刚刚说了什麽?!

胆怯浮上心口,她有不祥的预感。

洛晨曦双掌平贴桌面,「就是因为是理事长,你的上司才是我。」

「这是两码子事吧!」她还没忘记这位学生会长室公私分明的。

「不是,雨柔的事就是我的事。」洛晨曦刻意再趋前,两人的脸庞剩不到几公分,「别忘了我靠一张嘴就能大风吹。」

冯利凌顿时紧张兮兮,不是不知道他的能力,只是还没想清楚到底要怎麽做。但往另一方面想,如果失去了这个位子,不就间接把全部都送给了夏雨柔?

忍住一口气,她往後退了一步。

他是否在遇到夏雨柔後就变了?她有了讨厌她的理由!

洛晨曦坐回椅上,吁了一口气,终於结束了争吵。

看她还杵在原地,嘲讽地说了一句:「这麽闲啊~要不要我现在就换人做副会长?」

囗爆: 屄骚囗

「蛤?」冯利凌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麽。

「有空管我,没空做事啊!」

「啊!那张单子……」那张写满联络人跟事项的单子她不知道丢去哪了!

「还不快去!」

洛晨曦大喝一声,冯利凌立即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洛晨曦抚了抚快揪成一团的眉间,如果每天都要这样,没还累死就先气死了,改天真的要让夏雨柔坐上副会长的位子。然後,等他毕业她就可以顺理成章得当上学生会长了。

愉悦地闭上眼,满怀的笑意自他嘴角漾了开来。

开会之前他打算先小睡一觉,反正顶着第一名的光怀没有老师会来叫他。

有时候,不想上课或很累时,办公室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藏身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