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花一奴五主陈默茹全集屄枝窍

下雨了。

校园里的照明设施陆续亮起,大部分教室空荡幽暗而门扉紧闭,只有少数教室仍然亮着灯,提供给为了在明年基测中为学校争光,考取第一志愿而加开的第九节辅导课使用。负责关门的岁伊撑开摺叠伞,走在回家的路上,心中默背隔天要考的课文。

回到家时早已过了晚餐时间,她草草吃了面包果腹,回到书房打开电脑。阳台外传来淅沥雨声,电脑正在开机当中。岁伊给自己订了明确的规范--晚上八点前为休闲时间,八点过後就要温习隔天的课程。

正在浏览网志回覆时,屋顶外白光闪烁,紧接着雷鸣轰隆,风雨声越发强烈。岁伊关掉视窗,不想冒着电脑损坏的危险,继续在雷雨夜中打字。反正後天就是假日了,早一点回房念书也好。

刺眼白光再度闪烁夜空,电灯突然熄灭,房间正式陷入一片漆黑。

「停电吗?」她大喊着,屋内却没有半个人答声。家人应该还在客厅看电视才对,若是停电,不可能毫无反应。

常日还可以藉着月光照明,如今外头乌云密布风雨交加、雷电轰隆不绝於耳,岁伊忐忑地在黑暗中避开家具走到门口。冷风不断自开放式的阳台吹入,在雷声和风雨声中多了一道突兀杂音,听起来像是大型鸟类震动双翼,正逐渐靠近这里。

岁伊来不及转身确认,一股冲击便将她推倒在地。「唔!痛……」翻滚了几圈撞到书柜才停下。她痛得直喘息,跪在地板上蜷曲成一团,尤其以背部和左脚最为疼痛,完全站不起来。

之花屄枝窍

「……你……到底……是……」

闪电劈下,瞬间照亮那抹踏进书房的身影。约莫一米八的身高,他穿着利於融入夜色的深色长袍,背後有着六对双翅。这个角度逆光,岁伊看不清楚来人的长相,恐惧自背脊窜上,她直觉地想逃离现场,但男子三两步来到岁伊身旁,俯身跪下阻断去路,捏住她的下巴。

接着四唇相贴。

岁伊嚐到雨水和鲜血的腥味,男子的唇瓣比寒风还冰冷,双臂的力道比铁石还要顽强,垂落的金色发丝轻搔着岁伊的脸颊。挣扎中她对上他漆黑如墨的眸,一时之间忘了挣扎。

--即刻开始,一切悉听我令。

他没有说话,但这十个字却瞬间入侵岁伊的脑海。耳际嗡嗡作响,她听不见任何风雨声,世界变得好安静。耳边所闻,只剩下这名不速之客的心跳声。他一手揽着腰,加深这个吻。岁伊几乎喘不过气,一阵强烈的晕眩感袭来,男子在这个瞬间放开了她。得到新鲜空气的岁伊反射性地大口呼吸,说不出半个字来。

「待会再继续。」男子似乎意犹未尽地笑笑,望向阳台外,「现在先办正经事。」

岁伊无法动弹,只能任由男子摆布自己的四肢。他察觉到岁伊因腿伤不便站立,以像是对待亲密恋人般的轻柔力道,从背後将她揽在怀里。岁伊从眼角余光瞥见他的苍白唇畔勾着微笑,似乎很享受现在这个状态。雨水不断从男子发稍滴下,滑落到岁伊的肩上,两人就这样静静靠着,像在等待什麽。

之花屄枝窍

从刚才开始就呼啸不已的狂风渐渐弱化,接着改变角度,以两人为中心盘旋回绕。

「卑鄙小人。」

阳台外陡然传来冰冷的批评,男子笑出声,但声音中却没有笑意,「彼此彼此。」他抱着岁伊轻盈转圈,吸饱了水而沉重的长袍在地上溅出更多水珠。如果不是这个场合,两人看起来就像是在慢舞一样。

「还在顾虑什麽?来啊。」男子歪头,墨黑的瞳倒映出因闪电而亮起的天空,掠过一丝狡诈。「快点攻击我啊,用你得意的雷电之鞭。」男子拨开长发,轻吻着岁伊的耳後,岁伊忍不住颤抖,而男子发出了轻快笑声,低语道,「好孩子,真敏感。」

岁伊终於明白,他并不是好心搀扶自己,更不是要轻薄她——而是拿她作为挡箭牌。

「难不成你还吃上界那一套道德标准?我亲爱的同事啊,你现在可是通缉犯哦。真的想对主神复仇的话,就对先在这女孩身上来一鞭吧。记得快、狠、准呐。等到援兵追踪到你的去向,就很难有这样的机会对我下手了。」

为什麽……她无法动弹……岁伊好恨无能为力的自己。难道真的要眼睁睁成为这两个神经病争执下的牺牲品?

「你和主神一样以为人心能够操作,但你错了,凯斯,你不可能永远以人类为盾牌。」

之花屄枝窍

外面人影轻振翅,甩头飞离,消失在雷雨之中。说巧不巧,这时书房的电也刚好来了,日光灯闪了几下照亮房内环境。凯恩轻笑几声松手,岁伊随即瘫软在地,「咳、咳……」

「辛苦你了,乖巧听话的人质啊。」凯恩弯身,揽过岁伊的颈子又是一吻,眨了眨眼,「这是奖励。」

「你又……你竟然……!」岁伊抹去唇上残留的触感和温度。这次不像刚才一样附带奇怪命令,是个单纯的吻。

「惊讶什麽,我看你明明也很享受吧。难不成那是你的初吻吗?」凯恩戏谑问道,「我可不记得现在的下界人有这麽保守啊。你几岁了?」凯斯瞄到墙上的奖状,「国中生吗?应该交过一两个小男朋友了吧。」

班上的确有些瞒着师长和家人偷偷交往的情侣,但不代表她也和他们一样。岁伊因为这个莫须有的指控感到气愤。

「我有没有交过男朋友跟你无关,现在!立刻!滚出我家!」

凯斯好整以暇地耸耸肩,冷笑,「刚才那人是个杀人无数的通缉犯,随时可能会再回来。被电流击毙跟被我强吻,你选一个?」

岁伊看着他背後敛起的六对白翼,俊秀五官和灿烂金发,俨然是天使的代言人。然而所作所为和态度却大相迳庭。

之花屄枝窍

「你想怎麽样?」

「我受伤了。」凯斯举起右手,刚才幽暗中没注意到,但从右上臂到肩胛骨有着一条深可见骨的血淋淋伤口。

岁伊看着伤处皱眉,「所以?」

「让我住一个阵子养伤吧。房租就用吻来支付吧。」

什麽天使啊!根本是空有一对雪白双翼的恶魔!

《END》

之花屄枝窍

写完觉得好羞耻XDDD坏凯恩是邪佞冷酷路线(艹)为了跟本篇作区别,名字改成岁伊跟凯斯。

相较下秉持个人原则的触还比较像是正派主角X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