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乱妇翁: 岳乱中国老太婆卖婬在线播放妇

「现在是早上五点二十四分。快点起来--」

按掉闹钟,我翻了个身,不想理会妹妹的声音。我才睡不到一个小时啊……

「再让我睡五分钟……五分钟就好。」

咕哝着再闭上眼,睡意却没有方才那麽浓。黑暗中浮现的事昨晚超现实的场景。

我到现在还是无法相信,这机会就这样降临在我面前。

如果有这样和「不可思议」相遇的机会,那麽就算要我折寿十年,我也愿意与之交换。

但心中却出现另外一道声音。我才国三,半年後就要考基测。现在被卷进这种纷争,肯定会对课业造成影响。

我想放弃吗?不管这件事会对我造成什麽影响……

岳乱妇翁: 岳乱妇

结果昨天我还是没有听完黑球的故事,就被奶奶发现我不在床上的咆哮声给催下楼。临走前我鼓起勇气跟凯恩说了些话。

「你们也会流血,呼吸和疲累,这个晚上下来你也累了,至少休息一下吧。」

「岁,你现在念国中对吧?」

「嗯、是啊,有什麽问题吗?」他对於下界学制的了解让我暗吃一惊。

他轻笑,「那还不行呢,真可惜。」

「什麽?」

「没事,去睡吧。明天还有一些事情要麻烦你。」

话题就这样结束在莫名其妙的气氛中。为什麽国中不行?跟我的年纪有关系吗?还是学历和知识不够他所需用?

岳乱妇翁: 岳乱妇

我胡思乱想着,一边起身刷牙洗脸更衣。奶奶和妹妹的反应一如平常,爸爸也跟大家打过招呼後出门上班。没有任何异状。

我是个单亲家庭。从国一母亲离家出走开始,家庭结构就彻底改变了。一开始会哭闹、难以接受事实。但久了,也就渐渐习惯这样的生活。

我并没有比别人不幸,也没有比别人还要幸运。我只是一般人而已。至少我还有电脑跟网路能让我创作和发泄。也不用担心下一餐没有着落。

凯恩说他们的构造跟人类一样。也需要进食、休息。我竟然忽略了进食这一点。我放下汤匙,思考着有什麽东西能偷渡上楼?总不能老是吃零食饼乾,饭菜的话太引人注目,我也没有这麽多零用钱去买便当……

现在才六点半,出门前去跟他讨论一下好了。总有办法可以解决吧。

我穿过客厅,根本难以想像昨天这两片纱门破碎地散乱一地。天使的能量……到底是怎麽来的?

楼上已经没有人在了,我可以放心敲门。

「凯恩?可以进去吗?」

岳乱妇翁: 岳乱妇

「请进。」

凯恩看来早就睡醒,精神也比昨晚好多了。他正在卸下伤口的纱布,伤口痊癒的速度非常惊人,已经淡到只剩疤痕。

「你们需要吃东西吧?要……顺便帮你们张罗吗?」

凯恩露出意外的表情。怎样?这个问题很蠢吗?还是我误会了什麽?

「谢谢你为我们想这麽多,我们在下界一向设有补给据点,卫不是公私不分的人,我想他大概去找联络人了」

我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笨到极点了。好想找个洞把自己埋进去。早该想到的,他们怎麽可能毫无准备就出任务?

「嗯、啊,好,没问题的话就好,那我去上课了。」

我手握门把,却突然僵住。

岳乱妇翁: 岳乱妇

「糟糕。」

凯恩的神情转为戒备,「怎麽了?触接近了吗?但是卫还没回来……」

「不是的,那个……」

我求助地看着他,有点无力,但更多的是困窘。刚才已经够糗了,现在又提出这种笨到极点的问题。

「我不知道该怎麽感应到你们天使。」

我以为会是更直白的感应方式,没想到我却连凯恩在不在房内都没感觉。对於他昨天所说的视感能力,我还是摸不着头绪。

凯恩一愣,噗哧笑了出来,「原来是这样,你露出那种表情,我还以为是什麽更糟的事情呢。」

这件事很糟好不好?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岳乱妇翁: 岳乱妇

「嗯……我倒没想过会有这种结果……」凯恩双手环臂,轻轻托着下巴,「很可能是你的体质跟视……比较特殊,需要经过一点训练才能确实掌握这个能力。昨天触出现的时候,你有感受到任何异状吗?情绪紧绷、身体不适之类的。」

「我做了恶梦後醒来,梦中的我……眼睛很痛。」我省略那个人影的部分,内心有个声音告诉我,那不重要。

「那就对了,虽然不是很明确,但这的确可以视为迹象之一。」

「会不会是你们搞错了?我根本没有这个能力?」我不安地问。一想到我可能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就莫名的……感到失落。

「不会搞错的,我很确定是你。」凯恩的口气坚定,不像是敷衍或说谎,「你看得见我们不是吗?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如果我没办法及时帮上忙的话呢?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办法掌握这种能力……」

凯恩微微蹙眉,「如果你真的不想参与,随时可以退出,这件任务本身对你来说就是不公平而危险的,即使我们需要你,也不希望在勉强你的情况下进行。请不要以没自信这种藉口退缩。」

他那话中的正经严肃让我感到进退两难,我不想……放弃,可是又担心自己扯他们後腿。虽然根据他们所说,我将自己置於危险之中,我没有帮助们的义务,感到害怕或踌躇大可退出。我有半分被勉强的感觉吗?

岳乱妇翁: 岳乱妇

「我正式询问你的意见,即使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甚至波及你的家人,你也愿意协助我们这次的任务?」

我想起从小到大的生活。我过得很顺遂,虽然家庭有点不甚完美,但我总是平顺地过着每一天。不需要烦恼下一餐,不需要担心明天的落脚处,如果我能选择稍微不一样的人生,我愿意吗?

然而像卫所说的,我也没有资格将奶奶、妹妹、爸爸和姐姐的生命放在天秤上做筹码。我输不起。

看着凯恩的脸,他刚才当面指责着我不该用没自信作为藉口。不该在敌人现身前就拆自己的台。没有尝试过怎麽知道,自己办不到?

我们一定会输吗?为什麽要唱衰自己?凯恩想说的就是这个吧。相信自己。

我想给自己一次机会。就算这份坚持最後招来不好的後果,起码我也努力过了。而这一切在将来,一定会成为我生命中珍贵的回忆之一吧。我有这种预感。

「我愿意。」我吞了口口水,「但是我也怕死,能够保留退出的权利吗?」

「当然,随时可以。」凯恩莞尔,「不过你的状况确实不太妙,最好提前展开训练。」

岳乱妇翁: 岳乱妇

「训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